《滅火器》專訪/愛做暝夢的憨子 就算被笑也要承擔下去

  • A-
  • A
  • A+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世界公民島

圖/有任務的旅行

文/世界公民島

台灣每天有成千上萬的事,能寫成一首歌

滅火器主唱楊大正說。只要平常好好生活、體會社會脈動,該工作時認真工作、該享受時全心享受...一旦時候到了,生活中的任何元素都能成為創作的靈感來源。

訪問空間的牆角堆了一堆啤酒,滅火器四位團員並沒有走紅的距離感,活像四個大男孩。

從高中青春時期就開始玩團,今年成軍第十五年。對剛進入三十歲的他們來說,音樂和創作佔了二分之一的生命。

十五年,許多樂團可能早就解散分飛,滅火器卻能一路走到現在,甚至闖出一番名堂。「我們可以撐這麼久,是因為他們一直很在乎創作這件事,只要是寫歌的時候,就會想辦法讓自己回歸最純粹的狀態。」

「在台灣這個卡住的現況,我的疑問是,為何那麼努力了,我們卻還是那麼地貧窮?資源在哪?我們每天花的工作時間越來越多,可是為什麼我們的戶頭每個月都是空的?這社會哪裡出了問題?大家都努力在賺錢,錢跑去哪?有些人滿意自己的現況,就閉上嘴巴安安靜靜,每天沈溺在小確幸裡,為什麼我們這一代的人不一起去想想看哪裡出了問題,一起去承擔,一起去主張?」這些由衷的自我辯證,不斷反應在滅火器的作品中。

「有時候那感覺就是『中了』,你就會赴湯蹈火去做一件事。就像林強大哥找我們一起幫年輕人重唱『向前走』。」

 

承擔自己的人生,即使是一場悲劇

經歷去年三月太陽花學運之後,滅火器在年輕族群中廣受歡迎,更在今年六月以「島嶼天光」獲得金曲獎年度最佳歌曲。

滅火器的音樂鼓勵了無數年輕人,但楊大正卻說,除了表演和打棒球的當下,其他時刻他的徬徨仍然無所不在。

十年前,楊大正遇到他最徬徨的時候。當時他的家人認為做音樂對於未來沒有保障,強烈反對他繼續玩樂團,甚至希望他立刻休學去當兵、或是學習其他的一技之長。

「我知道我喜歡什麼,但我也知道這樣下去我會餓死。」面對生活的現實,即使再清楚內心的喜好,仍然會不知道如何是好。而就在人生最徬徨的時候,楊大正遇見林強。

那時候林強老師直指出楊大正的害怕,「他說是因為我還沒準備好自己承擔一切,即使我的人生會是一場悲劇,我有沒有勇氣去承擔?」當身旁的人都說做音樂沒有前途,林強的這一席話卻讓楊大正想通了。不論成敗,自己的人生終究要自己承擔。

「強哥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人,他影響我一輩子。」當時楊大正是這樣度過他的徬徨。

 

你最近對自己有什麼新的發現?

發行第一張專輯之後,楊大正給自己一個假期,離開熟悉的台灣,一個人到柬埔寨旅行十天,這是第一次。「旅行就是跟自己對話的時間。要勇敢脫離舒適圈,因為那會奠定你接下來成為什麼樣的人。」

當時經濟能力還不穩定的他,三餐都不一定吃得飽了,卻堅持跟朋友借錢出國旅行,這行為聽起來有些不切實際,他也明白:「很少有那麼窮的人會這麼做,但我那時候覺得這對我的創作會有幫助,所以就去了。」

這趟旅行的確成為楊大正很重要的養分,他發現當他去到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國家,長時間接觸陌生的人事物,坐車去看廟宇古蹟、騎腳踏車去探索城市,就可以專心與自己相處、對話,也認識自己的不同面向。一直到現在,每當再次遭遇瓶頸,也許出國、也許環島,旅行都是楊大正習慣的沉澱方式。

在318學運結束後的這一年,是滅火器十年內徬徨的最高點。「年初幾個演出活動結束後,我都會很想要進入創作的狀態,但是在台灣我無時無刻都感到很浮躁,我想自己應該要離開台灣一陣子。」

那時候他們原先想去英國,但實在太遠太貴了。有一天楊大正跟日本朋友喝酒時問他意見:「我想出國一段時間,寫寫歌、與自己對話,帶一張專輯回來。去的地方有幾個必要條件,鄉下、要便宜,而且要有人在打棒球。」朋友告訴他,有個地方叫石垣島,符合所有條件。「他一講完我馬上就買機票了,甚至對那個地方都還沒概念。」他還連哄帶騙把所有人帶到石垣島。

「最讓我有感觸的兩個地方,是海邊跟港邊。心情變得輕鬆,我們全部變小朋友,很像回到剛組團的高中時代,一大早去學校練團的那種景象。在港邊心情變得比較感性,看著彼此長大的模樣,心裏會覺得:已經走到這裡啦...看著天上很多星星,心情複雜,卻又單純。」

 

這些年輕人的腦袋,怎麼會這麼好笑 !

目前三十歲的滅火器團員們,又是如何看待小他十歲的年輕世代?「我常常好奇他們腦袋裡到底裝了什麼。」楊大正笑著說。

「台灣新一代年輕人有很多我們這一代沒有的東西。」他們回想起在太陽花運動期間,看見學生的獨立思考、組織、論述能力都非常強,即使遇到問題,也總嘗試以充滿創意的方式解決,讓楊大正相當佩服。

楊大正說現在的年輕人就像十年前徬徨無助的他,「你到底要相信這社會的價值觀,還是反過頭來問你自己要什麼?敢不敢承擔所有輸贏?就算一敗塗地、全世界都唾棄你,你還可不可以愛你自己?還是說你會放棄,就此隨波逐流?」

面對紛亂的社會,答案是什麼?「答案不會在身邊,而是要想盡辦法找到一個環境跟內心深處對話。最重要的是你可以很自由的活著,一定要想辦法讓自己的靈魂變強壯。」

像是「向前走」裏頭的一段歌詞:「朋友笑我是愛做暝夢的憨子/不管如何路是自己走」。跨越二十五年的歌曲,如今仍是那麼貼近每個離開家鄉的年輕人,就算徬徨無助、就算會被嘲笑,都要勇於承擔自己的選擇。

想看更多故事,請參閱「有任務的旅行」粉絲專頁:https://goo.gl/2SFpuR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讀者留言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滅火器》專訪/愛做暝夢的憨子 就算被笑也要承擔下去 | 娛樂星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