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書摘/汪小菲哭了!不是為大S 竟然是為巨星鄧麗君

  • A-
  • A
  • A+

記者鍾志鵬/臺北報導

大S與汪小菲的婚姻走到盡頭。開始與結束都撼動兩岸三地演藝圈。汪小菲曾經在《生於1981》書中說,曾經為了一位台灣女歌唱巨星哭泣,甚至延攬那位巨星的四嫂到S Hotel的餐廳擔任總經理,她就是永遠的鄧麗君。

  汪小菲說台灣是他第二個家。曾為鄧麗君深深感傷。(圖/皇冠出版提供)

 ▲ 汪小菲說台灣是他第二個家。曾為鄧麗君深深感傷。(圖/皇冠出版提供)

《生於1981》的甜蜜已成往事  書中的回憶已成遺憾

真性情的汪小菲10年前與大S談戀愛之後,就成了媒體焦點,戀愛、結婚、實境節目、以及離婚都是焦點。汪小菲曾經在《生於1981》書中傾訴,對大S的愛…………..

 汪小菲說台灣是他第二個家。曾為鄧麗君深深感傷。 (圖/皇冠出版提供)

 ▲汪小菲說台灣是他第二個家。曾為鄧麗君深深感傷。 (圖/皇冠出版提供)

台灣,我的第二個家

 當我和妻兒在台灣家中的窗前眺望夜景的時候,晚風拂面,星月舒朗,台灣的那種溫馨、美好的氛圍又回到了我身邊,我多希望這種氛圍能夠持久,多希望自己不再提心吊膽,不再擔心有一天會發生什麽意外,以致我和妻兒分別後再難相見。

鄧麗君的歌  漂洋過海到中國

我出生那年(1981),大陸領導人第一次明確了「三通」政策,「通郵、通商、通航」,整整隔絕了三十年的海峽兩岸,重新建立起聯繫。

不過,童年的我,對於台灣這座遠在千里之外的海島的唯一印象,僅僅來自鄧麗君的歌。我父親創業賺錢那次給家裡買的「高級音響」。那時,那台音響除了經常播放我喜歡的搖滾樂、流行音樂,自然也常放鄧麗君的歌。那個年代,誰沒聽過她的歌呢?那正是鄧麗君紅遍大江南北的時候,正是她那甜美溫柔的嗓音,帶給我對台灣的最初印象。

 爸爸買的那一台「高級音響」,讓汪小菲陶醉在鄧麗君的優美歌聲中。 (圖/翻攝自汪小菲微博)

 ▲爸爸買的那一台「高級音響」,讓汪小菲陶醉在鄧麗君的優美歌聲中。 (圖/翻攝自汪小菲微博)

榮幸之至的是,後來鄧麗君的四嫂到了S Hotel的餐廳出任總經理,我機緣巧合地又和鄧麗君的三哥結緣,成了忘年交。鄧麗君的三哥高大英俊,氣質極佳,我從他身上能看到一些鄧麗君的影子。通過和他們的交談,時隔多年,我又一次從另一個角度了解到鄧麗君,了解到她的歌。我真的很感恩能有這樣的緣分,如果我沒在台灣開酒店,可能也不會結識到鄧麗君的家人,這對我來說是莫大的榮幸。

說到這裡,我想多說幾句。我從小對音樂就有種莫名的敏感,我媽說小時候她給我放音樂,一放我就流眼淚。「小菲,你哭什麽呀?」我媽笑話我愛哭鼻子。

 汪小菲(右)說台灣是他第二個家。曾為鄧麗君深深感傷。(圖/皇冠出版提供)

 ▲汪小菲(右)說台灣是他第二個家。曾為鄧麗君深深感傷。(圖/皇冠出版提供)

那時我才四、五歲,剛剛懂點事,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哭什麽。十幾歲時因表哥的關係,我接觸到了當時京城搖滾圈最核心的一批人,可能他們也是當年中國最核心的搖滾音樂人了。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是會覺得興奮,因為一直以來,音樂對我的成長,對我的心境的影響都特別大。且不說那時我整天整日地背著小播放機,一刻不停地聽歌,就說一九九五年──我至今都覺得那一年非常怪。

 汪小菲說台灣是他第二個家。曾為鄧麗君深深感傷。圖為留學時。 (圖/皇冠出版提供)

 ▲汪小菲說台灣是他第二個家。曾為鄧麗君深深感傷。圖為留學時。 (圖/皇冠出版提供)

一九九五年五月 唐朝樂隊張炬和鄧麗君相繼去世

就在一九九五年五月,唐朝樂隊的張炬和鄧麗君,當時中國樂壇兩種風格的音樂的極具代表性的人物,相繼去世,前後就相隔幾天,而且都是那麽突然。他們走後,中國樂壇劇烈地震盪,我不敢去評價一代人的心境,只能說我自己的感覺:當時,我覺得好像有什麽東西被抽走了。如果說張炬代表的唐朝樂隊曾經帶給我的是青春的感動,那鄧麗君的歌聲就曾帶給我一種溫柔的撫慰。

  汪小菲說台灣是他第二個家。曾為鄧麗君深深感傷。(圖/鄧麗君文教基金會提供提供)

 ▲ 汪小菲說台灣是他第二個家。曾為鄧麗君深深感傷。(圖/鄧麗君文教基金會提供提供)

我想,音樂就和文學一樣,對一個時代有一種紀錄性,它們滿載著一個時代的記憶。他們的離開,讓我覺得好像一個時代都漸漸離我遠去了。

真的就像和一個時代重逢 當年許多記憶一下子就回來了

所以後來有幸遇見鄧麗君的四嫂和三哥,我才覺得特別有感觸,可能這種緣分對我來說,真的就像和一個時代重逢,當年的許多記憶一下子就回來了。

那時還是孩子的我,對音樂自然只是有一些感性上的認識,很多時候只覺得好聽,甚至為之著迷,但卻說不出為什麽好聽,那些旋律為什麽那麽吸引我。隨著自己漸漸長大,我也能慢慢組織自己的語言,表達出一些自己對音樂的感受了。

鄧麗君的歌在大陸流傳  我想還包含著難以言明的情緒

比如鄧麗君的歌,當時它們在大陸流傳,大陸人認可的除了音樂本身,我想還包含著一些難以言明的情緒:改革開放初期,大陸和台灣已經隔絕了近三十年,物理上雖相隔,根植於記憶中、蘊藏在血脈裡的聯繫卻一天都沒斷過。

很多大陸人的親人在多年前離開故土,一別近三十年,至親分離,將近大半生無從相見,那種思念是刻骨銘心的。而鄧麗君的歌漂洋過海,它們彷彿承載著海峽那頭親人們的訊息,那婉轉悠揚的旋律,彷彿訴出了綿延不絕的思念與哀愁……

「台灣」這個名字  被鄧麗君的歌聲傳遞進我的心裡

那時候連去一趟郊區都覺得像出趟遠門的我,從沒離開過家,怎麽能體會那種深深的鄉愁呢?只是「台灣」這個地名,被鄧麗君的歌聲傳遞進我的心裡,在我心裡埋下一顆種子,多年後我背井離鄉,隻身一人去法國留學,當年種在心中的對台灣的情感,才漸漸發芽。

「台灣」卻總是莫名地牽動著我的情緒

記憶裡,我對「台灣」的感覺,似乎總是和「鄉愁」這個詞聯繫在一起,所以在國外,在那個特別能喚起我鄉愁的地方,「台灣」雖然和當時我的生活不太相關,但卻總是莫名地牽動著我的情緒。猶記得二○○○年,台灣大選。當時是連戰對陣陳水扁,我在巴黎用一台小收音機收聽選舉實況──在那之前,陳水扁就已經發表了諸多「台獨」言論,我那時雖然從沒去過台灣,卻莫名地牽掛那次選舉的結果──結果是陳水扁獲勝了,我一連難受了好幾天。

 汪小菲說台灣是他第二個家。曾為鄧麗君深深感傷。 (圖/皇冠出版提供)

 ▲汪小菲說台灣是他第二個家。曾為鄧麗君深深感傷。 (圖/皇冠出版提供)

在法國,我第一次接觸到台灣人。她們一個叫玉蘭,一個叫美玲,都是我在巴黎上學時的同學。我們相處得非常融洽,記憶裡,她們都性情溫和,鮮少提到政治,並不是一提到「台灣」、「大陸」等字眼就「劍拔弩張」。

那入口的甜膩滋味(珍珠奶茶) 像極了我當時對台灣女孩的印象

後來我在加拿大,平時課業很緊張,課餘時間我們這些留學生也沒太多地方可去消遣,便常去學校附近的Shopping Mall,二○○○年前後,那裡就有台灣人開的珍珠奶茶店了。那入口的甜膩滋味像極了我當時對台灣女孩的印象──那時的台灣女孩就已經很會打扮了,通常都乾乾淨淨的,說話聲音很柔,相處起來感覺很舒服。

二○○一年,我老婆主演的《流星花園》正在熱播,加拿大的留學生也有看的,可見那部劇當時影響之廣。我在加拿大和一個室友合租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室友的女朋友特別愛看,她過來時常常拿盤《流星花園》的DVD在客廳看,我偶爾瞥幾眼,但看得不仔細。

這事說來也有趣,我和我老婆認識那時候,我連《流星花園》都沒完整看完過,就這樣和她在一起了。

被問:「大小S你喜歡哪個? 我答曰:「大S,大S看著溫柔一點。」

另有一個趣事,那時我室友的女朋友還很喜歡看台灣綜藝,尤其愛看《康熙來了》。一次,她問我:「小菲,大小S你喜歡哪個?」我回答說:「我不太了解啊。」

她不放棄,又說:「你就現在看看,要你選你選哪個?」我答曰:「大S,大S看著溫柔一點。」

後來,我室友的女朋友還把這件事學給我老婆聽,把我老婆逗得笑個不停。誰能想到當時的一句話後來就成真了呢?

  汪小菲說台灣是他第二個家。曾為鄧麗君深深感傷。(圖/皇冠出版提供)

 ▲ 汪小菲說台灣是他第二個家。曾為鄧麗君深深感傷。(圖/皇冠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皇冠出版之《生於1981》

註:大S汪小菲已於2021年11月22日宣布離婚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三立新聞網24小時直播頻道

讀者留言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書摘/汪小菲哭了!不是為大S 竟然是為巨星鄧麗君 | 娛樂星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