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沒說出口…作家死前想起「夫妻承諾」 妻遺憾失約愣住了

  • A-
  • A
  • A+

(中央社台北20日電)已故作家朱西甯、劉慕沙夫婦分別在小說創作及日本文學翻譯領域留下大量精彩作品,他們的女兒、作家朱天文首度掌鏡執導「願未央」,記錄父母的文學大願,影片將於3月上映。

朱西甯、劉慕沙夫婦(左起)。(圖/朱家提供)

▲朱西甯、劉慕沙夫婦(左起)。(圖/朱家提供)

目宿媒體今天舉行影片試映會,根據目宿提供的新聞稿,「願未央」由朱天文首執導演筒,偕同導演侯孝賢的劇組班底長期拍攝,團隊數度遠赴中國探訪朱家親人、走訪台灣舊居,並透過珍貴的家族照片與豐富史料,呈現出這個文學家族超過半世紀的壯闊之旅。

片中「朱家三姊妹」朱天文、朱天心、朱天衣共同入鏡,她們讀著父母的書信,翻閱大量書稿及老照片,場面十分溫馨。朱西甯與劉慕沙,當年一位是隨國軍來台的職業軍人,一位是本省籍醫生的千金,兩人在書信中以大朋友、小朋友互稱,並立下「唯有文學不能平凡 」的大志向,相互期許,扶持一生。

朱天心、朱天衣於《我記得》紀錄片身影。(圖/目宿媒體提供)

▲朱天心、朱天衣於《我記得》紀錄片身影。(圖/目宿媒體提供)

影片一開始播放著奧芬巴哈歌劇「霍夫曼故事」的「船歌」,朱天文提到,父親過世前待在病房的日子曾向她提起,在尚未與劉慕沙結婚之前的某個中秋節,一人在苗栗,一人在南部,兩人相約在某時某刻,一起看著月亮,一起唱這首「船歌」。

後來朱西甯過世,朱天文某次跟當時還健在的母親提到這段往事,劉慕沙先是一愣,然後問:「他為什麼當時不跟我說這個事?如果他跟我說了,我願意為他在病床前再唱一次這首歌。」

片中還提到朱西甯曾兩度放棄數萬字手稿,其中有一部分被蟲蛀得相當厲害,在家人看來十分可惜,但朱西甯卻說:「這是上帝派來的批評家。」

朱西甯、劉慕沙夫婦是著名翻譯家。(圖/目宿媒體提供)

▲朱西甯、劉慕沙夫婦是著名翻譯家。(圖/目宿媒體提供)

許多作家及評論者對朱西甯的作品評價極高,影片出現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的畫面,他看了朱西甯的「鐵漿」,認為小說人物對上帝、宗教的質疑,語言大膽而且非常有力量。莫言說,所謂現代性就是要對神聖不可侵犯事物提出背叛跟質疑,「他給我們寫得多好!」

作家張大春則在影片中提到,他非常幸運在高中時期讀到朱西甯的「蛇」,故事充分透露人與人之間從親密到變成對彼此的不信任,「好像朱老師當時看到了整個社會的內在,且做出最直接而犀利的解剖」。

張大春說,朱西甯嘗試打破當時備受推崇的「竹藪中」(芥川龍之介作品)各說各話的格局,使得時間或人的選擇最終會導致不同的結果,「這個不就是1980、1990年代台灣才陸續開始有自覺從事所謂新小說、後設小說的筆法?而朱老師卻足足領先了30年。」

朱天文在寫作之外,首度跨足擔任導演。(圖/目宿媒體提供)

▲朱天文在寫作之外,首度跨足擔任導演。(圖/目宿媒體提供)

「願未央」是目宿媒體「他們在島嶼寫作」計畫的作品,10年來已推出13部紀錄片,為台灣作家留下珍貴影像,第3系列包括七等生、朱西甯、劉慕沙、朱天文、朱天心、吳晟、楊澤等作家,目前除七等生的部分已發行,其餘將陸續公開。

朱天心用孤狼來形容同在屋簷下的家人們。(圖/目宿媒體提供)

▲朱天心用孤狼來形容同在屋簷下的家人們。(圖/目宿媒體提供)

中央社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94要賺錢 股市大贏嘉】量縮先整理 電子仍是主軸
【94要賺錢 股市大贏嘉】量縮先整理 電子仍是主軸

讀者留言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沒說出口…作家死前想起「夫妻承諾」 妻遺憾失約愣住了 | 娛樂星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