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打槍王祖賢!朱延平嫌影壇3女神「黑又大隻」 認了看走眼

  • A-
  • A
  • A+

記者廖俐惠/台北報導

朱延平獲得卓越貢獻獎。(圖/記者邱榮吉攝影)

▲朱延平獲得卓越貢獻獎。(圖/記者邱榮吉攝影)

台北電影節今(18)日公布卓越貢獻獎得主為知名導演朱延平,他今受訪難掩興奮之情,表示第一時間腦子一片空白,本來還想婉拒,但後來還是覺得「別矯情了」,就開心領獎。朱延平已屆退休年齡,他坦言目前沒有導戲的打算,接下來就專心做監製,將好的想法以及經驗傳承給新一代。

北影總監李亞梅表示,朱延平長年在台灣電影產業非常重要,跟已故名導李行推動兩岸交流,在新人培植上非常盡心盡力,且朱延平也非常努力在解決產業問題、工時問題,也將導演協會交給新導演,將使命、未來希望寄託在下一代身上。

朱延平表示,第一時間得知獲得如此殊榮,喜極而泣,「這時候拿這個獎滿奇妙的,我第一部作品《錯誤的第一步》拿編劇獎,現在快退休拿這個獎,等於從頭拿到尾,非常奇妙」。朱延平坦言,其實自己受之有愧,本來想要婉拒,「後來其實滿想拿,別矯情就拿了吧,滿開心,我是假裝不在意,其實很在意。」

談到退休,朱延平表示基本上不導戲了,已經4、5年沒做導演,接下來就繼續做監製,與有才華的導演合作。朱延平說,新導演有很多新想法,而他可以告訴新人,怎麼拍戲更省、更快,將他們的想法付諸實現。

朱延平拍攝作品眾多,被問到還有沒有想要拍的電影?他表示,自己最想拍的就是《異域》(1991),已經圓夢了。不過,朱延平也遺憾地說,自己的電影有很多底片都沒了,像是《七匹狼》、《異域》、《紅粉兵團》等電影也無法做成數位復刻版,因為當時黑道介入電影圈,很多老闆拍了一部就走了,什麼都沒有留。

朱延平最難過的就是許不了的驟逝。(圖/記者邱榮吉攝影)

▲朱延平最難過的就是許不了的驟逝。(圖/記者邱榮吉攝影)

「我的片子真的很慘,也滿遺憾的,我以前不care,拍過就過,不會很珍惜自己拍的東西,而且很多是自己不想拍的,現在想想滿可惜的。」朱延平表示,當時連海報都沒留下,現在似乎有些後悔。

投身電影界這麼多年,朱延平坦言最難過的,就是好搭檔許不了紅了4、5年就死了,因為他被嗎啡控制,而朱延平因為膽子小,對方說什麼就照做,所以也不需要打嗎啡。朱延平認為,許不了跟豬哥亮是最偉大的喜劇神人,本來以為許不了死了他就沒戲拍了,但很幸運的《好小子》又幫助他創造第二個人生電影高潮。

朱延平曾與許多重量級大咖合作,不過他坦言自己「看走眼」的時候比較多,像是王祖賢來試鏡時他就覺得不行、太高,這樣男主角很難配;吳倩蓮則是又黑又小,覺得不太有機會;陸小芬是楊登魁介紹給他,但他認為太大隻了,「結果人家紅成那樣,我看走眼太多人了,沒有看準的。」

他坦言其實基本上跟演員沒有私交,不過金城武、吳奇隆回台灣會請他吃飯,「我們有代溝麻!我們是兩輩人,聊以前誰欺負他就很爽。」至於《新烏龍院》的郝劭文,根本就像他小孩一樣;吳孟達也不錯,但他最後一部片時,身體狀況已經非常差了。

至於接下來的計畫,朱延平表示,他監製的電影《小子難纏》歷經疫情等因素影響,終於確定在6月開拍,「片名不好,『難產』了,我沒有那麼難產過,果然把難纏拿掉了,順利很多。」朱延平說,自己很會拍小孩,「小孩子拍到好,就是賣錢的法寶,但不容易」,接下來也找到傳承的對象,這部《小子》就是這位新導演的劇本,他也大膽預測,這位導演拍個1、2部戲就出師了。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三立新聞網24小時直播頻道

讀者留言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打槍王祖賢!朱延平嫌影壇3女神「黑又大隻」 認了看走眼 | 娛樂星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