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金曲33/葛大為隨手拿紙創作 「查有此人」藏徐志摩金句

  • A-
  • A
  • A+

記者鄭尹翔/台北報導

葛大為去年奪下金曲作詞人。(圖/ 好多音樂提供)

▲葛大為去年奪下金曲作詞人。(圖/ 好多音樂提供)

去年以田馥甄的《無人知曉》奪下金曲作詞人獎的葛大為,入行超過20年,寫過的詞無數,更是天王天后欽點或御用的作詞大師,但過去兩首熱門歌曲,蔡健雅的《說到愛》和張惠妹的《連名帶姓》,都止步於入圍,而得了金曲之後,葛大為又以戲劇歌曲《查有此人》入圍,笑說:「得過了,就比較平常心」。

儘管已經是「去年」金曲作詞人得主,但葛大為今年以過來人的身份,透露得獎開心真的只是一時,「沒有,沒有緊張,因為我得過了,得獎之後,就蠻平常心,就是開心完一天,第二天又開始工作,那入圍得獎,或是沒有入圍沒有得獎,就是提醒創作人,你要很日常的去寫東西,那我得過,就是被肯定過,就很開心。」而今年真的完全沒想到,還有機會入圍金曲獎,因為所創作的詞,並非收錄在專輯中,而是為了戲劇所創作的,被問到創作的靈感和情境,葛大為突然想起了剛入行時,和現在的差別,「我覺得創作人到後來,越資深,早期就會想說,要有一張大桌子什麼的,後來就是一個咖啡廳,後來到了一個境界狀態,就是要開始就開始,那我忘了確切什麼時間,家裡地上就是有啞鈴,廚房就是買菜啊,就是小世界的時候,我就直接用一張紙,開始寫一封信的心情。」

葛大為堅持用生活體驗來創作詞曲。(圖/ 好多音樂提供)

▲葛大為堅持用生活體驗來創作詞曲。(圖/ 好多音樂提供)

「你有沒有在吸收東西,比下筆重要」,葛大為創作至今,不只受到金曲肯定,委託寫詞的也不乏歌王歌后,仍堅持繼續體驗「生活」,笑說自己是個不會騎車開車的人,但也就是因為必須搭乘大眾交通工具,更能體會生活,「吸收比下筆重要,對你做任何事情,你都是沒有反應的,就沒有辦法變成你自己的詮釋,還是要感受到苦啊、痛啊、酸啊。」所以當葛大為收到要替電視劇《茶金》創作歌曲時,就開始尋找自己內心曾有過的體悟,「創作人就是要知道痛是什麼,要寫一個酸,寫一個痛,我隨時有一個抽屜拉出來,像是電影隔空抓東西特效,我的生活就很像有文字在眼前飛,就是這個就是這個。」

 

《查有此人》從「茶」開始發想,加上配合大時代的戲劇,詞就不能顯得小情小愛,還有一個重點,也得適合演唱者魏如萱,相輔相成才能成就好歌,此外還有一個難題,就是歌詞要把中文結合客語,又不想因為語言而換詞,所以詞句的撰寫上,相較於去年得獎作品《無人知曉》,又更直白,葛大為說:「直白的這件事情,就像是娃娃聲音很細微的表情,我記得那時候我寫完,就讓魏如萱試唱,陳建騏就很興奮,說他試唱一下就唱好了,就是我寫的時候,想像他的語氣,像是『交淺言深』、『不想做樂觀的人』,娃娃都知道哪邊是很輕很輕的,有一點很重重的在那個底下,那我那時候寫的,就是要鬆,不要壓力很大,所以我在寫的時候,就是像是很輕很輕的講話,我有一些字,如果你用很重的方式,就會很不好聽,但是娃娃一唱進去,就是發出一種神聖的光,『雖然芬芳的總是坎坷』,就是要唱的酸楚,酸楚比痛難唱得多。」

而中文結合客語,還特別請教了金曲大師黃子軒老師,討論詞句直接唱成客語會不會不通順,最後才能定稿,葛大為透露:「我覺得客語多一點浪漫,所以我希望在歌詞裡面,有一點浪漫的感覺」,另外也在詞裡暗藏徐志摩的金句「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轉化成歌詞「得不得 我都幸運 哪裡有愛 不僥倖」,葛大為認為「為什麼不得就是命,為什麼我不得,就要去感慨呢,得不得我都幸運,在那時代的無奈裡面,至少我存在過了,我都夠了。我是在寫的時候,想到遺憾,就是得或不得,那我想要扭轉一點,那個遺憾的感覺,啊我沒有,但也是我已經想到過了,都是好的。」

 

 

 

 

 

推薦圖輯
推薦專題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艾成墜樓身亡 遺孀王瞳首現身殯儀館
三立新聞網24小時直播頻道

讀者留言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金曲33/葛大為隨手拿紙創作 「查有此人」藏徐志摩金句 | 娛樂星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