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安娜王妃沒死 但25年前的今天全世界心碎 她一直還在

  • A-
  • A
  • A+

鍾志鵬/台北報導

 黛安娜王妃雖已經逝世25年,她的影響力還在,永遠活在善良人心中。(圖/大是文化提供)

 ▲黛安娜王妃雖已經逝世25年,她的影響力還在,永遠活在善良人心中。(圖/大是文化提供)

「我那麼愛你,還幫你生了兩個王子,你竟然愛上別的女人」。這是黛安娜王妃的心聲,也是所有大老婆的悲痛。25年前的今天,1997年8月31日,黛安娜王妃魂斷巴黎。25年來,世人沒有一天忘記她。英國女記者艾洛絲莫藍出書《黛安娜王妃》探討黛妃如何從幼稚園老師到一秒變英國王妃的服裝轉變,從害羞到幹練到揭發丈夫婚外情,一場場「時尚復仇」,傾訴黛安娜王妃的心事。

  黛安娜王妃雖已經逝世25年,她的影響力還在,永遠活在善良人心中。(圖/大是文化提供)

 ▲ 黛安娜王妃雖已經逝世25年,她的影響力還在,永遠活在善良人心中。(圖/大是文化提供)

「幫助社會中最脆弱的人們最能帶給我快樂,沒有任何事情比得上這件事。這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同時也是我人生的目標,這就像是我的命運。任何身處不幸中的人請呼喚我,不論你在何處,我將會向你奔去。」

墓地旁的紀念碑寫著黛安娜曾說過的這一段話

「她對生病的人、一無所有的人、垂死的人和無助的人,展現了深切的同情心。而在她和我們最像的時候,我們也對她深感同情。」 

瓊恩.茱麗葉.巴克,法國《Vogue》總編輯

 黛安娜王妃雖已經逝世25年,她的影響力還在,永遠活在善良人心中。 (圖/大是文化提供)

 ▲黛安娜王妃雖已經逝世25年,她的影響力還在,永遠活在善良人心中。 (圖/大是文化提供)

黛安娜王妃沒死 她永遠活在全世界善良的人心中

從幼稚園老師到英國王妃,黛安娜從害羞到幹練,從依偎丈夫的小女人退變成不再需要王子的女人,她的脫胎換骨,她的善良,她的美麗,全世界都看在眼裡,在那個沒有網路與社群媒體的年代,她奪走全世界的目光,聲勢超過全世界等待繼承王位最久的王子,王儲查爾斯王子(到2022年8月31日今天還在等)。

 黛安娜王妃雖已經逝世25年,她的影響力還在,永遠活在善良人心中。 (圖/大是文化提供)

 ▲黛安娜王妃雖已經逝世25年,她的影響力還在,永遠活在善良人心中。 (圖/大是文化提供)

黛安娜王妃雖然已經逝世25年,但透過傳統媒體與FB、IG、TWITTER等社群媒體,還有已經結婚的威廉王子與凱特王妃、哈利王子與梅根等英國皇家新聞,對世人而言,黛安娜王妃一直沒有離開過。

黛安娜王妃的時尚復仇「最後的復仇….終於平靜」

《黛安娜王妃》新書記載,黛安娜的轉變………

「有一種寧靜,」吉安尼.凡賽斯在1997年說道:「是她已經找到自我——她想要的生活方式。」她的多次蛻變,從害羞的黛到黛王朝,從復仇女王穿搭到休閒裝扮的市民,每一個階段,都只是從非常女性的觀點、幾乎是徒勞的想了解自己、擺脫束縛。

 黛安娜王妃雖已經逝世25年,她的影響力還在,永遠活在善良人心中。 (圖/大是文化提供)

 ▲黛安娜王妃雖已經逝世25年,她的影響力還在,永遠活在善良人心中。 (圖/大是文化提供)

她所穿的每一件衣服,都是一種自我表達的工具——是保護自己的盔甲,是她對街上普羅大眾的祕密對講機。

起初,黛安娜被王室,甚至她自己的丈夫稱為「愛打扮的晒衣架、頭腦簡單的美女」。最大的諷刺之一是,這些用來詆毀她的稱號,到最後反而成為他們最大的威脅。

「在她的一生中,黛安娜都受制於男人:查爾斯王子決定了她的私生活;灰衣人(英國皇家管家)決定了她的公共生活;報社編輯決定了她的國際形象。而最後,她把他們都耍了。

 黛安娜王妃雖已經逝世25年,她的影響力還在,永遠活在善良人心中。 (圖/大是文化提供)

 ▲黛安娜王妃雖已經逝世25年,她的影響力還在,永遠活在善良人心中。 (圖/大是文化提供)

查爾斯王子和朝臣們不知道的是,透過服裝,她從一開始就具備了直接與人們溝通的能力。他們不是她的臣民,而是與她平等的人,這一點她總是表達得很清楚。路上的人們理解她,可以與她感同身受。」

 黛安娜王妃雖已經逝世25年,她的影響力還在,永遠活在善良人心中。 (圖/大是文化提供)

 ▲黛安娜王妃雖已經逝世25年,她的影響力還在,永遠活在善良人心中。 (圖/大是文化提供)

王室機構與媒體不只低估了黛安娜,他們也完全沒有理解到服裝的巨大威力。

黛安娜不僅扭轉大眾對婦女在社會地位中的看法,而且還讓離婚看起來像是理想中的完美結局。當她穿著綠松石色的泳衣,在遊艇昂首闊步,並與她晒得黝黑的情人多迪熱情接吻時,她向世界各地的婦女示範了類似雪莉.瓦倫丁的範例。她也像是用擴音器大聲說出:「女士們,現在就離開你們的丈夫吧!」當然,對於一位禿頭當權男性來說,沒有什麼比這更可怕的了。

  黛安娜王妃雖已經逝世25年,她的影響力還在,永遠活在善良人心中。(圖/大是文化提供)

 ▲ 黛安娜王妃雖已經逝世25年,她的影響力還在,永遠活在善良人心中。(圖/大是文化提供)

她不再需要透過衣服來溝通,因為她找到了自己的聲音 在最後的日子裡,黛安娜是美麗優雅的。她已經痊癒而快樂,是時候該放下了——她已經準備好,從1980 年代厚重的瀏海陰影裡撥雲見日,遠離閃亮的好萊塢禮服消遣。她甚至去掉在《廣角鏡》採訪中最令人難忘的眼線,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自然的睫毛膏,讓她的眼睛閃爍著不容置疑的自信。她已經準備好被看見。

當然,如果沒有對衣櫥進行一次大清理,任何一段旅程的分手儀式都不算圓滿。對大多數人來說,這指的是把遺留著前任氣味的運動衫丟掉(或燒掉)。對黛安娜來說,則是1997 年7 月她在紐約佳士得拍賣會上拍賣79 件禮服,為5 個慈善機構破紀錄募集到326 萬美元。每一件禮服都反映了她曾經克服過的各種困境。《紐約時報》稱之為一場「由服飾演出的肥皂劇」。

「最終,它們只是空殼。」記者凱西.荷林(Cathy Horyn)在《浮華世界》寫道:「美麗、閃亮、令人驚嘆的外表,但仍然是……空殼。而那個曾經占據它們的美妙生物呢?她已經收好行囊,繼續前進了。」

黛安娜最後的復仇,在捨棄了虛有其表的形象後畫下句點——她不再需要透過衣服來溝通,因為她找到了自己的聲音。她是一個認真的職業女性,準備好坐上駕駛座。她只需要牛仔褲、襯衫,和一雙非常實用的Tod’s 鞋。「從現在開始,我要擁有自己,做真實的自己。我不想要再活在別人的想法裡,被認為我應該是什麼樣子。」

「我要成為我自己。」她說。然而,意想不到的殘酷悲劇發生了,黛安娜在她作為一個女人最自在的時候失去了生命。之前,王室曾經想透過收回王室頭銜,讓黛妃無法自由生活。

《哈潑時尚》的已故總編輯麗茲.蒂爾貝利絲(同時也是黛妃的知己),說黛安娜擔心萬一失去了正式王室頭銜,就沒辦法推動自己的事業。

「她曾經非常煩惱,當她的殿下頭銜被收回時,會無法維持這個框架,繼續在慈善界作為領跑者」,麗茲寫道:「她擔心自己已經失去了一切。但在她死後,很明顯的,事實上她是贏得了一切。」

看來,即使是黛安娜本人,這位第一個公開擁抱愛滋病患的知名女性,也無法理解她的明星光環與王室頭銜毫無關係。黛安娜被平民百姓視為偶像,並受到全世界領導人的尊重,因為她就是她。「我認為黛安娜會對全世界的反應大為感動。」

麗茲最後說道。今天,對於新世代的年輕人來說,黛妃的消逝似乎仍然令人難以理解。在葬禮上,她的弟弟史賓賽伯爵於追悼時說:「王妃不需要王室頭銜來繼續創造她獨特的魔法。」

正是黛妃內心深處的痛苦感受,使她得以與我們產生連結 在我寫這本書的時候,他所說的「黛妃魔法」世人仍有所共鳴。在過去幾年裡,自從建立了我的IG 帳戶@ladydirevengelooks,我看到青少年、千禧世代和嬰兒潮世代的人,都會採用黛安娜的一些復仇式穿搭,並重新創造屬於自己的優雅品味。

黛安娜的風格看起來永遠清新,而她的個人故事也持續觸動著每一位曾經感到被拋棄或不如意的人。她的弟弟說:「正是她內心深處的痛苦感受,使她得以與我們產生連結。」直到今天,這仍然是事實。

至於查爾斯王子和卡蜜拉。他們犯了錯誤,現在婚姻美滿,平靜的生活在克拉倫斯府,與大多數人沒有往來。查爾斯依然不是國王,而黛安娜,在她去世25 年後,則繼續與世界各地的人們產生連結。

前幾天我在洛杉磯,當我穿著自己的維珍航空運動衫去買咖啡時,一位不超過21 歲的女子認出了這件衣服,她叫住我說:「我喜歡黛安娜王妃,非常非常喜歡。」

「在內心深處,她是一位擁護女性價值的女人,而不單單只是渴望在男性主導的世界受到認同,」安德魯.莫頓在傳記的最後一章裡寫道:「現在,她的重要性不僅在於生前的所作所為,而且在於她留給世人的生命意義;她為其他人,尤其是女性,帶來了啟發。她幫助所有人尋找真實的自己。」

最讓我驚訝的是,黛安娜也幫助了我從失婚中痊癒。我研究、解讀著她的每一套穿搭;我查閱了無數檔案文章,並觀看了每個影音片段。我從她的風格、她慧黠的幽默感,和她不說廢話的態度中找到了安慰。

她成了我最大的靈感,引領我踏上一段旅程,讓我不但知道如何從失去中站起來,而且知道怎麼樣透過一件厲害的服裝、一針見血的評論、一個眼神和一個微笑來做到。如果以黛安娜王妃所面臨的種種挑戰來看,她可以辦得到,那麼我就更沒有理由辦不到了。

有時候,我的思緒會漫遊,想著黛安娜如果還在世,她可能會怎麼穿。她是否贊同唐娜特拉.凡賽斯(Donatella Versace)接手後,對Versace 的極繁理念?或者她會比較偏好The Row 品牌更為低調而柔和的表現?

我喜歡想像她依然邁步走在國王大道,穿著一雙白得發亮的運動鞋,和一件超大的運動衫,手上拎著再現流行的Gucci 黛妃托特包——向今天的Z 世代們展示如何穿搭。

如果說黛安娜教會我一件事,那就是:「能夠說出你的想法,是一種特權,是我們必須學會和練習的技能。假如你還沒有準備好說出來,那就穿上它!投資幾套絕情的復仇裝,打一局好球(假裝前任是球),別讓那些混蛋打倒你。若一切都失敗了……就向他們扔幾塊麵包。這麼做應該能奏效。」

 黛安娜王妃雖已經逝世25年,她的影響力還在,永遠活在善良人心中。 (圖/大是文化提供)

 ▲黛安娜王妃雖已經逝世25年,她的影響力還在,永遠活在善良人心中。 (圖/大是文化提供)

本文撰寫與摘自大是文化出版之《黛安娜王妃》

黛安娜.史賓賽的一生

1961年7月1日出生,為英國貴族第八代史賓賽伯爵(EdwardJohnSpencer)之女。

1979年開始在倫敦與兩位室友同住,從事幼兒園助理教師、清潔等工作。

1980年7月,與查爾斯王子開始交往。

1981年6月,黛安娜第一次穿上備受爭議的「黑羊毛衣」。

1981年7月29日,在接受查爾斯短暫的求愛後與其結婚,這場「世紀婚禮」吸引全球上億人觀看。

1982年6月21日,生下了第一個兒子威廉王子,但隨後便罹患產後憂鬱症。

1984年9月15日,迎來次子哈利王子。黛安娜認為查爾斯從這時開始和卡蜜拉外遇。

1986年與英國軍官詹姆士.休伊特相識,兩人的戀情於1991年曝光後結束。

1987年4月9日,黛安娜前往愛滋病房探視病患;她並未戴上手套,直接與病患坐下來聊天並握手拍照,藉此改變了大眾對於愛滋病的認知。

1989年擔任倫敦大奧蒙德街醫院(GreatOrmondStreetHospital)兒童醫院主席。

1992年12月9日,與查爾斯分居。

1994年6月,查爾斯在電視節目上承認,自1986年起他就和卡蜜拉有婚外情。當晚,黛安娜穿上了最經典的「復仇之裙」。

1995年6月,與巴基斯坦籍外科醫生哈斯納特.可汗交往,據傳她是黛妃最愛的一任男友,兩人於1997年分手。

1995年11月5日,接受BBC節目《廣角鏡》採訪,談及自己的憂鬱症、暴食症和自殘行為,並說出了名言:「在一段婚姻裡,三個人太擁擠。」

1996年8月28日,與查爾斯正式離婚。

1997年1月15日,前往非洲安哥拉,提倡反地雷運動。同年底簽訂世界地雷禁止條約《渥太華條約》。

1997年6月25日,黛妃拿出自身79件服裝進行拍賣,募集超過300萬美金,捐給愛滋病和癌症研究。

1997年7月,與埃及富豪多迪.法耶茲交往。

1997年8月31日,黛安娜與多迪在巴黎因車禍過世,享年36歲,長眠於英國奧爾索普。墓地旁的紀念碑寫著黛安娜曾說過的話:

「幫助社會中最脆弱的人們最能帶給我快樂,沒有任何事情比得上這件事。這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同時也是我人生的目標,這就像是我的命運。任何身處不幸中的人請呼喚我,不論你在何處,我將會向你奔去。」

加入setn好友
追蹤娛樂星聞
【#直播中LIVE】央行理監事會議 宣布升降息?今揭曉
【SETN12小時新聞現場 #直播中LIVE】每周一至周五早上10:00至晚間22:00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黛安娜王妃沒死 但25年前的今天全世界心碎 她一直還在 | 娛樂星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