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金馬專訪/游安順首爭帝拚獎留台灣 裸身被服務自豪尺寸:那是我的

  • A-
  • A
  • A+

記者黃閔/專訪

游安順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圖/記者邱榮吉攝影)

▲游安順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圖/記者邱榮吉攝影)

「迷途要知返,角色也是這樣子。」— 游安順

第59屆金馬獎頒獎典禮將於19日舉行,入圍本屆最佳男主角包含《智齒》林家棟、《一家子兒咕咕叫》游安順、《白日青春》黃秋生、《罪後真相》張孝全以及《窄路微塵》張繼聰5人,戰況激烈,可說是死亡之組。其中,游安順出道37年首度角逐影帝,在電影《一家子兒咕咕叫》中飾演養鴿師傅阿欽師,與妻子「阿敏」楊麗音貌合神離,經歷兒子失蹤、賽鴿失利,整個家逐漸崩塌。他透露典禮當天會帶著妻小走紅毯。

游安順回想最印象深刻的一場戲,是楊麗音穿著睡袍擦臉霜,「因為悅己者容」,她從沒在阿欽師面前擦過香水或保養品,遭懷疑她外面有人。游安順開玩笑說現在出門噴一點香水都怕怕的,雖然沒什麼,但太太開口問「你噴香水幹嘛?」讓他噴的有點心虛。楊麗音則在一旁笑曝當時拍了很多種take,有一版本笑得太猖狂到游安順自尊掃地直呼:「麗音姐,你剛笑成那樣,我真的很想過去打你」。

《一家子兒咕咕叫》游安順飾演失意賽鴿訓練師。(圖/台北双喜電影提供)

▲《一家子兒咕咕叫》游安順飾演失意賽鴿訓練師。(圖/台北双喜電影提供)

阿欽師在客廳霸王硬上弓是為宣示主權,「你是我的,應該是我叫你做,你才可以做」。游安順認為角色性格和私下的他差蠻多,但他不諱言在潛意識中,仍有大男人存在,有時因為事情太多招架不住,稍微說話大聲一點,自覺後隔個3、5分鐘,立馬反悔,「我是個會自我反省的人」,夫妻相處是互相,有時不用多說什麼,太太就準備好了,「所以可能想發起大男人的脾氣,都還沒有資格發生」。

游安順透露原本沒有脫褲子的戲碼,但後來「褲子也脫了很多次」,聊到尺度,他自曝曾拍過一部短片,在片中男男之間有曖昧,「那個男生有摸我下體,下體有出現在電影裡面,他幫我做服務」,拍攝當天導演有想測試他的狀態如何,後來找了替身,他笑說看到螢光幕後大喊:「那是我的!」直呼走在路上好驕傲,「那段時間,過街的人,看到我的感覺都不一樣」。

游安順(右)在片中硬上楊麗音(左)。(圖/記者邱榮吉攝影)

▲游安順(右)在片中硬上楊麗音(左)。(圖/記者邱榮吉攝影)

「迷途要知返,角色也是這樣子」,游安順表示有時候一天同時要拍2、3部戲,甚至是舞台劇一個晚上演8個角色,「角色抽離是必須要的」,至於每個演員轉換的方式不太一樣,「像我的話,可能就是像收音機一樣,調頻一下,現在107,現在92.1,轉過來就可以了」。與阿欽師相反,游安順中年之後開啟開闊的人生,難免遇低潮,他樂觀看待「當演員低潮也無所謂,剛好可以自我沉澱,自我學習,也是不錯啦」。

林家棟(左起)、游安順、黃秋生、張孝全和張繼聰爭影帝。(圖/翻攝自金馬臉書)

▲林家棟(左起)、游安順、黃秋生、張孝全和張繼聰爭影帝。(圖/翻攝自金馬臉書)

這次金馬影帝之爭一樣戰況激烈,可說是死亡之組,同時也是台港激戰,游安順和張孝全拚獎留台灣,力抗黃秋生、林家棟和張繼聰。雙料金鐘的游安順在《一家子兒咕咕叫》中,身為一家之主,卻搞到家破人亡,甚至對妻子暴力相向,壓抑的氛圍,感染力很強,情緒起伏表現同樣出色,演技不在話下。張孝全繼《女朋友。男朋友》後,相隔10年再度入圍,接演《罪後真相》挑戰過氣名嘴,和過往角色形象差很大,給人反轉的感覺。

黃秋生曾2度角逐金馬影帝失利,這次以《白日青春》再度征戰金馬,化身計程車司機,和毫無血緣關係的巴基斯坦裔男孩小諾,同為難民產生父子情,但角色形象略顯平淡。《智齒》以黑白呈現香港社會邊緣人的世界,林家棟扮演亦正亦邪的警察,雖然台詞不多,但氣勢逼人,一場車禍導致生活變調,完美演繹從憎恨到原諒的情緒過程。張繼聰在《窄路微塵》中,飾演清潔公司老闆,背景設定在疫情時代,加上寫實呈現都市中的小人物縮影,更能引發共鳴。

加入setn好友
追蹤娛樂星聞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金馬專訪/游安順首爭帝拚獎留台灣 裸身被服務自豪尺寸:那是我的 | 娛樂星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