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長者看攏嘸!NHK紅白收視率創歷來第二低 日媒:中高齡觀眾被漠視

  • A-
  • A
  • A+

2022年12月31日播出的日本放送協會(NHK)紅白歌唱大賽平均收視率創歷來第2低的紀錄。日媒分析指出,節目太重視跳舞而非歌唱,而且顯得中高齡觀眾被漠視。

第73屆NHK紅白歌唱大賽平均收視率,創下史上第2低的紀錄。(圖/翻攝自nhk_kouhaku IG)

▲第73屆NHK紅白歌唱大賽平均收視率,創下史上第2低的紀錄。(圖/翻攝自nhk_kouhaku IG)

第73屆紅白歌唱大賽的收視率日前出爐,以關東地區第2部(後半段,晚間9時至11時45分)播放的收視率為評量標準,結果收視率為35.3%,創節目1989年實施2部制以來的第2差紀錄。

這也是開始實施收視率調查的1962年以來的第2差記錄。最差紀錄是第72屆,收視率34.4%。

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發生以來,本屆紅白是第3次舉辦,時隔2年在整修後的NHK館舉行,也是時隔3年開放觀眾進場。會場表演多,能與觀眾互動創出熱鬧盛況,但收視率仍無法大幅提升。

本屆紅白的主題是「愛與和平 大家同歡」,主持群包括男藝人大泉洋、女藝人橋本環奈、NHK女主播桑子真帆、男子天團「嵐」成員櫻井翔。

本屆大量投入吸引年輕人的元素,包括台灣女歌手周子瑜參加的韓國女團TWICE、IVE、LE SSERAFIM,以及透過選秀節目出道的男子組合「JO1」、日本7人組樂團「BE:FIRST」、電影「航海王劇場版:紅髮歌姬」女主角「美音」(UTA)帶來單曲「新時代」、日本女歌手Aimer、日本創作歌手Vaundy等。

製作單位為了吸引中高年齡層觀眾,請來松任谷由實、加山雄三、安全地帶、桑田佳祐率領的「同年級樂團」等在特別企畫單元表演。

讀賣新聞5日分析本屆紅白收視率低的原因指出,主持人之一橋本環奈很受年輕人喜愛,但至今在NHK出場的次數少。出場的歌手有很多韓國流行音樂的新進團體、日本「男偶像製造機」傑尼斯事務所的團體等,明顯重視20歲以下的族群。

紅白的執行本部長杉山賢治去年11月在出場歌手發表會上說,選擇出場者的考量是2022年的活躍程度、輿論的支持及是否符合節目企畫及表演。

讀賣指出,節目安排85歲最高齡的表演者加山雄三、松任谷由實、桑田佳祐等人在特別企畫單元登場,讓人覺得節目還是希望吸引年輕人,這些資深藝人不是正規出場者,只是途中穿插以減少中高齡觀眾的嘆息,求取平衡。

本屆登場的演歌歌手人數是20年前的1/3。78歲的NHK會長上個月在例行記者會上被媒體問及「想為哪些歌手加油」時苦笑說:「我認識的人很少,很抱歉。」

熟悉電視節目的專欄作家檜山珠美指出,本屆紅白的特別企畫就有8個,這些特別企畫的演出者看起來都是大咖,整個紅白給人的印象是「為了買豪華的附錄才買那本雜誌」。

始於1951年廣播節目的紅白,1953年有電視播放以來,也在電視播。1962年開始有電視節目收視率調查,1963年調查結果,紅白在關東地區的收視率達81.4%,觀賞紅白成了跨年「國民活動」。

但80年代以後,音樂多樣化,觀賞錄影帶、在卡拉OK店歡唱等成了許多民眾過新年的方式。時代演變到進入網際網路社會、社群網站發達,民眾娛樂的選項多,紅白的收視率降。

讀賣報導,本屆紅白想以「話題性」作為帶動收視率的對策,但似乎揮棒落空。

舉例而言,首度登上紅白的4人團體「綠黃色社會」只被介紹暱名叫ryokushaka。檜山表示,如果能介紹成員來自哪裡、名字等,或許觀眾還能了解一點。但多人組的團體輪番上陣,看不出是日本還是韓國流行樂團,歌詞也聽不懂,就在重視跳舞而非歌唱的情況下,節目匆匆結束。這些團體被說是在短影音社交平台TikTok很紅,但很多老人家不知TikTok是什麼。

檜山表示,能讓觀眾感覺很想聽這一年來的熱門歌曲或想聽的歌曲,有別於普通的音樂節目,才是紅白的價值。她說,到底是為誰而製作的「紅白」?今後誰能上紅白,應該實施觀眾票選制等,讓作業透明化。此外,運用人工智慧(AI)技術讓已故歌手「演出」也不錯。

不僅是紅白,NHK的晨間連續劇、大河劇近年也有收視率難拉抬的情況。有民間電視台節目製作經驗的同志社女子大學教授影山貴彥分析NHK的節目指出,就好像老朽的鐵橋沒先除鏽就上漆似的,在心急之下為了迎合年輕人,最後未能坐收好結果。

他認為,NHK的節目製作人可能包袱太重,無法自由製作節目,如果連製作人都不覺得有趣的節目,觀眾不可能會覺得有趣。(中央社東京6日電)

中央社
加入setn好友
追蹤娛樂星聞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長者看攏嘸!NHK紅白收視率創歷來第二低 日媒:中高齡觀眾被漠視 | 娛樂星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