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市定古蹟淪私人宴會廳!憲嫂一周半夜吵4天 鄰居打爆1999

  • A-
  • A
  • A+

圖文/CTWANTVice Versa3月底對外公布停業,在4月30日重燃燈火,卻是做為聶凡格的私人聚會之用。(圖/翻攝畫面)

▲Vice Versa3月底對外公布停業,在4月30日重燃燈火,卻是做為聶凡格的私人聚會之用。(圖/翻攝畫面)

藝人聶凡格(Emily)曾被媒體拍到與天王吳宗憲幽會而被冠上「憲嫂」之稱,其近來逐漸淡出演藝圈,租下台北市市定古蹟「舊廈門街派出所」開餐酒館,如今卻被控是惡房客,不但夜間擾鄰,甚至還自動減租、私下轉租場地當三房東,還把古蹟當成她私人宴會廳,如今更怒告房東與律師涉嫌《恐嚇》、《侵入住居》與《妨害秘密》,逼得大房東台北市環保局不得不出面主持公道。

聶凡格2020年時與同是藝人的黃柏鈞看上尚未完成修復的舊廈門街派出所,希望能利用1樓空間開設「Vice Versa」餐酒館,因此與設計師房東曾士綱談好以每月2萬元(含水電)的價格,但同意讓曾占股10%的條件租下,約期至2025年,並可無條件續約2年。儘管開幕前期生意火爆,以只要2、300元就可以吃到手工義大利麵與披薩的高CP值,成為不少網美打卡聖地,單天營收一度高達5、6萬元,但後期卻因疫情影響,生意直線下滑。

為讓生意不再虧損,聶凡格不顧當時租約明訂「不得轉租或借用給第三人」,將25坪大的空間借給甜甜圈公司與甜點店使用,甚至提供場所供商業攝影,直到因當月餐廳明明仍在三級警戒期間,電費卻高達1.8萬元,被原承租人曾士綱察覺才曝光。

曾士綱怒指聶凡格不顧老屋僅有一處出入口,放話只要他踏進一樓大廳,就控告「侵入住居」。(圖/趙世勳攝)

▲曾士綱怒指聶凡格不顧老屋僅有一處出入口,放話只要他踏進一樓大廳,就控告「侵入住居」。(圖/趙世勳攝)

此外,聶凡格多次在深夜大聲喧嘩,光一周內就多達3至4天,居民忍無可忍,打爆1999投訴,讓房東曾士綱狂收投訴,但他除了勸告之外毫無辦法。

而讓曾士綱最不滿的是,聶凡格當初以優惠價格租下該層樓,就是承諾願意進行活化老屋等文化傳承工作,事後聶女卻拒絕在餐廳的桌上擺放可供身心障礙人士觀賞2樓文藝空間所展放內容的QRcode,後續更因餐廳經營問題,拒絕讓市民入內參觀。

餐廳在今年3月底宣布停業後,所留下的食材更隨意堆放在外,無人管理,直到停擺近月餘,4月30日晚間重燃燈火,卻不是對外營業,而是作為聶凡格的私人聚會,讓曾士綱怒指,堂堂市定古蹟淪為私人宴會場所,根本違背初衷。

雙方理念出現歧見,聶女直接翻臉不認當初承諾讓曾士綱占股10%的承諾,更因此嚴重影響到後續相關規劃,因此希望聶能主動搬離,卻被聶以租約明訂到2025年,且可以無條件續約為由拒絕搬離,讓曾無奈之下只好對其寄出律師函,並向法院提出返還房屋之訴。

曾士綱無奈表示,當初以優惠價格租給聶就是希望達到三方共榮,孰料雙方竟對簿公堂,現在只希望聶能搬走,讓老屋文化繼續傳承。(圖/趙世勳攝)

▲曾士綱無奈表示,當初以優惠價格租給聶就是希望達到三方共榮,孰料雙方竟對簿公堂,現在只希望聶能搬走,讓老屋文化繼續傳承。(圖/趙世勳攝)

未料,此舉卻徹底惹怒聶凡格,不顧老屋僅有一個出入口,而曾士綱欲進入3樓工作室必須得經過一樓的餐酒館大廳,她藉此怒告曾士綱涉嫌《侵入住居》與《妨害秘密》,造成曾完全無法處理與一樓有關的所有修繕事務。而針對曾士綱先前所寄出的律師函,聶凡格更認為曾士綱與其所聘用律師在律師函內涉嫌「恐嚇」,再對2人提告,讓曾相當傻眼,直呼「從沒聽過寄律師函會被告恐嚇的。」

對此,舊廈門街派出所的所有權人北市環保局環清科股長范竣傑回應表示,該建物為北市府租賃給曾士綱,再由曾士綱承租給聶凡格,北市府無權直接介入,且目前雙方互相提出告訴,聶凡格方是否有違約借給第三方人等事,由於事後才發現,並無直接證據可以證明明確違約之事,將等待判決結果出爐才能判定,如法院斷定聶方有違約之事,市府後續也將依規定對其解約。

對此,本刊透過臉書及IG多次聯繫聶凡格委託的「龍吟律事債務諮詢中心」主持律師許哲仁,也曾親赴該律所拜訪許律師,希望獲得聶小姐對被指控的回應及說明,但櫃檯小姐表示「律師本人不會在這裡」,記者留下欲詢問的問題後,但直至截稿仍未獲得許律師的回應。

延伸閱讀

CTWANT
加入setn好友
追蹤娛樂星聞
【#直播中LIVE】國會擴權覆議案表決 青鳥重返立院D3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市定古蹟淪私人宴會廳!憲嫂一周半夜吵4天 鄰居打爆1999 | 娛樂星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