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李連杰曝與台灣神秘機緣謝謝他  憶他幫老婆做這1件事嚇到美國人

  • A-
  • A
  • A+

資深記者鍾志鵬/台北報導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 圖為李連杰與母親。(圖/翻攝自李連杰ig)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 圖為李連杰與母親。(圖/翻攝自李連杰ig)

疫情後,台灣出版界的頭條大事,就是全球華人巨星功夫皇帝李連杰選在台灣出書《超越生死》。李連杰在書中描述:1998年7月,來台灣宣傳《致命武器4》,因為一份特殊機緣,由羅貢桑仁波切在台北主持「皈依」成為佛弟子,當天新聞轟動華人社會。2年後,2000年春天,李連杰邀請羅貢桑仁波切到美國為待產的太太祝福。然而這個祝福儀式,讓美國的醫生與護士全部看傻。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 圖為 電影《英雄》劇照。 (圖/翻攝自李連杰ig)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 圖為 電影《英雄》劇照。 (圖/翻攝自李連杰ig)

李連杰曝光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 「美國新生活 臺灣求皈依」

李連杰選在《超越生死》中描述……..

1997年底那通意外的電話改變了我的人生際遇。接到電話的當晚,我就跟太太應邀飛往美國,這個工作邀請就是拍攝電影《致命武器4》,自此我的電影事業轉向美國好萊塢發展。

1998年7月,我隨《致命武器4》電影團隊前往臺灣宣傳,檔期僅有兩天,我在第一天晚上接獲羅貢桑仁波切身邊的喇嘛來電,他很高興地告訴我,明天要從「臺南」北上到「臺北」來看我。第二天,羅貢桑仁波切帶著八個喇嘛來訪,我注意到他們似乎帶上全員的行李。

我對仁波切說:「感謝您來看我,實在很高興!晚上您要回去臺南嗎?」仁波切說:「不,我們就留在臺北了。」我又問:「您在臺北有認識的人嗎?」仁波切說:「沒有。」我嚇了一跳,再問:「那您要住哪兒啊?」仁波切笑笑地說:「不知道,但沒關係。」

我真是愣住了!你們來看我,在臺北又沒有認識的人?稍晚我就要隨劇組離開臺灣了,那你們一群人要何去何從?我有位臺灣電影圈的朋友,我喚她小萍姐,恰好她也在場,聽到這群喇嘛沒有著落,她也跟著緊張起來。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 圖上中為李連杰與臉書創辦人馬克.祖克柏。(圖/翻攝自李連杰ig)

▲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 圖上中為李連杰與臉書創辦人馬克.祖克柏。(圖/翻攝自李連杰ig)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 圖為李連杰拜見仁波切。 (圖/翻攝自李連杰ig)

▲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 圖為李連杰拜見仁波切。 (圖/翻攝自李連杰ig)

我有個想法 就是立刻請仁波切舉行皈依儀式讓我正式成為佛弟子

我有個想法,就是立刻請仁波切舉行皈依儀式,讓我正式成為佛弟子,然後聯絡美國華納公司,發一個記者招待會。我的想法很單純,就是一旦我成了仁波切的弟子,宣傳周知之後,應該有人會願意供養這群不知下一站去哪裡的僧眾。

皈依儀式與記者會都很順利,小萍姐也承諾協助接續安排。離開臺灣之後,我到每一個宣傳點都致電詢問小萍姐,得知上師與僧眾終於有了著落才能放心。因緣巧合,他們也因此在臺灣展開弘法的道途。

羅貢桑仁波切傳授我蓮師與度母的咒語,需各念十萬遍,我在美國很快就完成了,這可能與我從小當運動員、習慣維持紀律與練習的態度有關。我在生活中,在劇組拍戲時,不論是在化妝或是等待拍攝,手上隨時拿著念珠,撥動珠子、念誦咒語。一個咒語念十萬遍,一開始是很不可想像的大任務,我便急著完成,腦中總在思考下一步的事情。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 (圖/翻攝自李連杰ig)

▲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 (圖/翻攝自李連杰ig)

我跟太太都同意新生兒降生之後 讓仁波切接手處理

2000年春天,我跟太太邀請羅貢桑仁波切來美國為我診治(李連杰拍片受傷),也請他傳法,還有為待產的太太祝福。

仁波切說,預產日當天,他也要一起去醫院。仁波切要求,新生兒誕生之後,先不要洗澡,馬上讓他接手。這可不是簡單的事情,美國的醫院自有規範,如果不按照醫院接生的標準作業流程,自家想要做些其他的安排,需要事先溝通,還要簽署切結書,聲明後果自負等。我跟太太都同意新生兒降生之後,讓仁波切接手處理。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為李連杰與妻子利智在電影《龍在天涯》劇照。(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為李連杰與妻子利智在電影《龍在天涯》劇照。(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門外一群喇嘛立刻敲鈸、打鼓、吹海螺…. 美國的醫生與護士全部看傻了

太太生產當日,我在產房裡陪伴,仁波切與喇嘛們候在產房外的走廊。等到大女兒出世,醫生先為她秤重量,洗都沒有洗,就以布巾包成一包交給我。我將嬰兒帶出產房。才推開門,門外一群喇嘛立刻敲鈸、打鼓、吹海螺、灑米、灑花瓣、燃香,美國的醫生與護士全部看傻了,這群喇嘛居然在這裡修法!

接著,仁波切拿著一碗藏紅花水,輕輕地翻出嬰兒的舌頭,然後用一個文殊菩薩咒的印章,涮了紅花水就往嬰兒的舌頭上蓋。一旁有喇嘛準備的水盆,仁波切接過嬰兒後,就在一旁用藏紅花水一邊持咒一邊為她洗澡。洗完之後,交回給我,再讓醫生接過去,又檢查了一番。

仁波切帶領喇嘛們以傳統且隆重的方式迎接這個小生命到來,我看著仁波切親自為新生兒所做的一切儀式,那份慈愛與慎重,令我感恩難忘。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為李連杰與女兒。 (圖/翻攝自李連杰ig)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為李連杰與女兒。 (圖/翻攝自李連杰ig)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為李連杰與女兒。 (圖/翻攝自李連杰ig)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為李連杰與女兒。 (圖/翻攝自李連杰ig)

李連杰在《超越生死》自喻是瘋猴子  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有一則很有意思的藏傳佛教比喻:我們的身體就像一幢房子,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就像是這幢房子的門窗,房子裡住著一隻瘋猴子──牠就是我們的「心」。瘋猴子精力充沛,到處亂闖亂竄,試圖從各個門窗出入,一刻不得閒。一會兒你想吃東西了,瘋猴子慫恿你去廚房,帶著你翻箱倒櫃,牠說:「吃泡麵吧!滋味可好了!」

當你開始拆泡麵袋時,牠又說:「不不不,還是烤個披薩吃吧!」當你不知如何是好,瘋猴子又跟你說:「一邊吃飯,一邊看電影才痛快呀!走吧、走吧!」於是你拿著食物,被牠領著,匆忙地去客廳測試電視機。電視機剛開,瘋猴子又提議:「不管電影了,我們還是打電動吧!」翻來覆去,我們跟著瘋猴子跑個不停。如果你厭倦了牠,企圖將牠趕走,牠偏偏就只在屋裡待著;本來你對牠的煩厭,又因為壓力而轉為忿怒或恐懼。瘋猴子就在屋裡,不斷左右你的決定,彷彿成為你的主人。

我們都有一個瘋猴子般的心,不知道瘋猴子存在的人,被帶著日夜奔忙;知道有瘋猴子的人,如果不知如何應對,可能也會覺得洩氣,拿他沒有辦法。又因為受到身邊因緣條件的影響,每個人都將瘋猴子養成了不同的面貌。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為李連杰小時候。 (圖/翻攝自李連杰ig)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為李連杰小時候。 (圖/翻攝自李連杰ig)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為李連杰在山林間沉思。(圖/翻攝自李連杰ig)

▲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為李連杰在山林間沉思。(圖/翻攝自李連杰ig)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為李連杰在電影《花木蘭》劇照。 (圖/翻攝自李連杰ig)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為李連杰在電影《花木蘭》劇照。 (圖/翻攝自李連杰ig)

當一個電影演員,要在一群人之中脫穎而出,讓觀眾一眼就看見你,這是經過專業訓練的結果,所以我說,作為一個演員,一定要非常自我中心──就算你的本性並非如此。你的登場是所有工作人員努力的成果,每一位同仁各司其職,舉凡服裝、髮型、化妝等,無一不是要將你拱成最亮眼的明星。我的本性低調,不喜歡這樣的生態,但從影三、四十年,出於敬業,也必須得這麼做,於是我心中的那隻瘋猴子逐漸被養成了一種孤傲的態度。

作為個人,我有我的顧忌,但隨著修學佛法,從事公益事業的時候,想著怎麼利他,就可以放下這些堆疊起來的自我。創立「壹基金」時,有朋友看到我的辛苦,說我為了公益,把自己變成了個「孫子」。我想的是,如果連「我」都不存在,姿態像個孫子又如何?在這個層次上,佛法真正帶領我從小我走向大我。

但即便是大我,終究有一個「我」,甚至可能會因為自覺大我更了不起,而使這隻瘋猴子用更幽微、更具技巧的方式,在屋子裡支配擺布。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為李連杰與好萊塢巨星傑森.史塔森。 (圖/翻攝自李連杰ig)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為李連杰與好萊塢巨星傑森.史塔森。 (圖/翻攝自李連杰ig)

其實,在瘋猴子的場景背後,還有一個清明不動的「心性」,這又稱為「覺知」。以警匪來比喻,當警察站出來,匪徒自然不敢輕舉妄動;當覺知在的時候,瘋猴子就會稍微安分一些。透過禪修的訓練,以平靜專注的力量,收斂感官的紛亂,使瘋猴子逐漸安定下來,讓「覺知」成為這裡的主人。

近年的閉關與禪修,我不斷練習觀看自己的煩惱──也就是那隻瘋猴子的諸多作為,就只是看著,不與之互動,漸漸地,我可以感受到擺脫瘋猴子影響的自在。但是,追求這份解脫感受的完美主義,讓我在一些課題上,難以放下曾經的過錯而責怪自己;我不計算我的成功,但我在乎我的失敗,這類型的執著,不大不小,始終根深蒂固地存在。

後來我開始學習接受自己的錯處,不要求自己是完人。在修行的路途上,我們永遠是還有進步空間的學生,直到有了這番認知才發現,承認自己是一個不完美的人,這樣的感受很好。好像那隻善於學習與偽裝的瘋猴子,在覺知的光明之下,益發平靜柔軟。

心性與覺知的保持,有賴勤加練習,這有如學游泳,在瞭解游泳知識之後,一定要實際下水練習,若不下水,就不能體會真正的情況。經過反覆練習,身體記憶這些技能,直至成為本能反應。

噶舉傳承有個知名的故事:岡波巴(Gampopa)大師在密勒日巴尊者座下學成之後向恩師告辭,送走了岡波巴不久,密勒日巴又急急忙忙地喚他回來,說是有一個寶貴且殊勝的密法口訣要傳授與他,只見密勒日巴掀起自己的衣服,給岡波巴看自己因為終生苦行而滿布全身的老繭。密勒日巴告訴岡波巴:所謂最深奧的口訣,就是精進修行,切莫辜負了這個口訣。

密勒日巴尊者與岡波巴大師,都是歷史上公認完全證悟的成就者,然而這最後的教學,卻如此樸實懇切。這則故事讓我明白,在佛法道途上的最重要的原則無他,就是持續踏實地修練(practice)、修練、再修練,才能到達沒有禪修的禪修,以及常保覺知的境界。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為李連杰與林青霞在電影《東方不敗》訣別經典畫面。 (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為李連杰與林青霞在電影《東方不敗》訣別經典畫面。 (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為李連杰與成龍。 (圖/翻攝自李連杰ig)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為李連杰與成龍。 (圖/翻攝自李連杰ig)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翻攝自李連杰ig)

▲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圖/翻攝自李連杰ig)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 (圖/聯合文學提供)

▲李連杰自曝一段與台灣的神秘機緣,正式成為佛弟子。 (圖/聯合文學提供)

本文撰寫與摘自聯合文學出版-李連杰著作之《超越生死》

10月19日全台書店已經上市

加入setn好友
追蹤娛樂星聞
【#直播中LIVE】卓榮泰視察「台電公司桃園區處穩定供電作業」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書摘/李連杰曝與台灣神秘機緣謝謝他  憶他幫老婆做這1件事嚇到美國人 | 娛樂星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