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真愛有夠殺》有病不必治療,我的觀察啦

  • A-
  • A
  • A+

文/雷迪崔曼、圖/威視電影提供

《真愛有夠殺》(Mr.Right)就如同海報上宣傳所寫的,是一部「白爛殺很大」的愛情喜劇。這部電影走的是典型的公式,就好像另一部電影《騎士出任務》,男特務遇上平凡女子,兩人一見鍾情、分歧、生死關頭、發現對方是真愛、共同解決難題、Happy Ending。的確在劇情上來說,《真愛有夠殺》並沒有令人耳目一新的轉折,然而就角色來說,男、女主角的設定卻是非常有趣。

真愛有夠殺 圖/威視電影

先說女主角,安娜坎卓克(Anna Kendrick)飾演的瑪莎是一個剛失戀的女孩子,在戀情上遭遇挫折的她,彷彿全世界都崩裂了,於是她只能躲在衣櫃裡,邋遢得要命,嘴裡還碎碎念個不停,即使走出門外也是極為渾沌的狀態,就在一切幾乎無法更糟的情形下,她遇到了由山姆洛克威爾(Sam Rockwell)飾演的男主角,名字不能說,因為男主角不喜歡這個名字。

男女主角在超商的對眼彷彿就是天注定,一眼瞬間、一眼萬年。男主角一點點賴皮的死纏爛打,將他天真又古怪的性格展現無疑,兩人第一次見面就直接約會,途中還好死不死碰到另一派殺手要槍殺男主角,在佳人面前怎麼化解呢?男主角用跳舞躲子彈,乍聽之下實在荒唐、白爛,但這就是這兩人注定的模式。即便你在世人眼裡很怪,但我就是愛你。很瘋狂嗎?愛情不就是一件瘋狂的事。

真愛有夠殺,威視電影

在瑪莎與之約會了十小時兼睡了一晚卻還是不知道名字的男主角是個技法高強的殺手,但在兩年前他受到良心譴責,變成一個「誰雇用他殺人,他就殺誰」的人,本質上他卻是個直線條(或說少根筋)的率直男,只因瑪莎看到他殺人不開心,所以他就堅持不殺人了。電影中很多笑點都建立在這種荒謬的反差之上,但會讓你捧腹大笑嗎?倒也不至於,此外,可能是因應台灣本土化,電影許多詞句特別翻譯貼近平常會使用的梗,但玩得不像《阿公歐買尬》那樣過火,頂多就像「我的觀察啦」這種,若觀眾有抓到梗,肯定能會心一笑。

即使在《暮光之城》系列、《型男飛行日記》就有亮眼的演出,但真正到《歌喉讚》系列才真正讓安娜坎卓克成為家喻戶曉的明星,安娜坎卓克本身就有一種「古靈精怪、不按牌理出牌」的氣質,因此在《真愛有夠殺》當中,她可以說是徹底解放心底瘋狂的那一面。而對比安娜,知名度可能稍微不那麼高、印象大多停留在《鋼鐵人2》反派的山姆洛克威爾也因為沒有刻板印象在,於是在電影中他盡情展現瘋狂、白爛的動作時,觀眾更能夠不預設立場感受輕鬆氣氛。

真愛有夠殺,威視電影

在《真愛有夠殺》裡,任何瘋狂都是可以被理解的,「上一秒我從後面抱著你,下一秒我拿刀子丟你,你接住,相視一笑。」這樣的互動,旁人定義為瘋子,他們定義為愛情。你覺得他們有病?我認為這種病不需要治療。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94要客訴之精彩完整版重現】蔡英文:培育年輕人是民進黨長期工作!國民黨青年反感度達六成!
【94要客訴之精彩完整版重現】蔡英文:培育年輕人是民進黨長期工作!國民黨青年反感度達六成!

讀者留言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影評/《真愛有夠殺》有病不必治療,我的觀察啦 | 娛樂星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