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大稻埕》見證的都是勇敢的追夢人 施易男.鄭人碩

  • A-
  • A
  • A+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文/黃昱哲  攝影/何國輝

施易男是馬卡龍,他熱情、天真浪漫又積極,就像馬卡龍讓人感覺色彩繽紛。

鄭人碩是跳跳糖巧克力,人生歷練豐富是高趴數的巧克力,但內在是個活蹦亂跳的頑童。

施易男 拍《紫色大稻埕》的3大挑戰
對他而言覺得最大的3大挑戰是:場次超多、深入角色後體會到的內心煎熬,以及要在有限時間內演出歷史。「那塊歷史是遺失的,在我的那個年代是沒有經歷過的,我需要重新瞭解、消化、內化,演出來才能說服別人。例如當自己演到228那場戲時,那天是沒有辦法睡覺的,就會覺得台灣人怎麼會遇到這樣的事,很難想像。」

瞭解故事背景並內化角色是演員的基本功課,這部旗艦大戲幾乎每場戲都有施易男,從江逸安演到江幸雄,從1920演到1980,整部戲他佔了90%以上。「那個情緒一來『啪』的一聲眼淚就掉下來了。」但身為一個專業演員,演的當下投入,喊卡後就一定要能從角色裡走出來。這是台灣十年難得一見的歷史大戲,因為重視所以希望能有好的成果,施易男說:「這部戲絕對會是我的代表作,得不得獎很重要!」

90%的施易男 = 江逸安
《紫色大稻埕》劇裡江記茶行富少江逸安,為人熱情、單純,家境富有,身為江家第二代唯一的男孩,做起想做的事是全無後顧之憂。他熱愛畫畫,哪怕是受到一心只期望他接管家業的江父反對,江逸安也是努力爭取,勇往直前的完成它。「在追求夢想的部分,江逸安跟我是有連結的,佳嬿也說過,我非常像江逸安。」但在感情部分,施易男覺得自己一點也不像他。「我在感情上是一個很保守的人。相信一見鍾情,但我不會做一見鍾情的事情。」現階段的施易男享受單身,生活重心放在完成夢想上,自己的感情事倒不是最急迫的,或許跟學了禪學有關,那些急不得的事就順其自然吧!「感情會遇到就會遇到。」這是施易男的豁達。

甜點是第二人生
離開影視圈這幾年,施易男有除了演員、歌手之外的新身分-甜點師。「我在研究所時,修了禪學,它說『人不能給自己留後路,當你給自己留後路的時候,很多事情因為有備案,所以你不會專心做這件事情』,這句話影響我很深。」破釜沉舟的哲學讓施易男放下所有,開啟第二人生。因為某次戲劇演出遇見甜點,而毅然決然投入甜點事業。「甜點讓我學到三件事:效率、專注、分享。」施易男語氣激昂、眼睛是在發光的。

不是青春才能追夢
施易男堅定地說:「其實不是只有青春才能追夢。」人稱不老男星的施易男,實際上已過不惑之年,他告訴自己只要活著還有夢想就要去追,因此便開始當自己的圓夢大使,把那些小時候的夢想從深埋的記憶裡撈出來,一件件完成,像是學室內設計、烘焙。「我想告訴大家,不要限制自己,不管什麼年紀,有夢想就應該去追,只要你想要做!很多事情都是一念之間。」

 

鄭人碩,笨蛋暖男一個!
平常看起來油腔滑調的碩哥,面對感情時反而會變得很笨,自以為耍甜蜜,但總是在做不對的事情。「我會做暖男的行為,但我是個笨蛋。」說著說著,隱隱約約可以看見鄭人碩鮮少示人的羞赧。問他是主動性強的男人,還是像大仁哥一般貼心的暖男?他舉了個曾發生過的例子:「跟女生出去外面吃飯時,進餐廳坐下後看到對方流汗了,我直覺就去拿衛生紙來給她擦,可是對方跟我說『那你為什麼不先倒一杯冰水給我?』。」碩哥說得激動但表情無奈,他是真的搞不懂為什麼自己做的事總跟女生想要的不一樣!另一個經驗可以說是完全「不解風情」。「我常常做一些相反的事情,例如說她冷的時候需要的是一個擁抱,體溫的接觸,但我就是拿外套給她穿。」也許撩妹、把妹的技巧有待加強,不過這樣純情,甚是有一點點木訥的他,也是最迷人之處。

演好石銘先體會被打壓的滋味
剛接拍《紫色大稻埕》石銘一角時,鄭人碩憂鬱了3個月。「導演對每個人都很熱情,但對我超冷淡。」當時在劇組中他只跟敢跟工作人員吃飯,爾偶跟施易男、柯佳嬿講話,天天都在問自己「我有這麼爛嗎?」搞得他每天回家心情都很低落。後來才發現這是導演的苦心,要讓他進入劇裡被打壓的環境。

每個角色都是把自己打掉重練
「我喜歡打掉重練的感覺,可以看到每種角色不同的面向。」這是他從心反射出來的感受。當演出一個角色時,鄭人碩需要一段時間變成那樣的人,才有辦法說服自己,才演得出來,但有些時候在時間不允許的狀況下呢?他開玩笑的說:「我真的覺得有一天我會憂鬱症!」演員每一次的演出,或喜或悲、或哭或笑,都是赤裸裸的在觀眾面前坦承自己,鄭人碩很享受這樣的赤裸。因為已經把自己變成戲中的角色,每次戲一殺青,他都需要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才能抽離角色。

我是人生經驗轉換的演員
鄭人碩非表演科班出身,但是卻比一般人擁有更豐富的人生經驗,起起落落的過去全部都內化成鄭人碩的「戲」胞。近期他的幾部作品大多是生命力很強,很極端與反差的角色,他想要用實力證明:就算不是科班出身的演員,也能做得跟科班演員一樣好。談到未來對自己的期許,鄭人碩:「我的野心很大,除了金馬,一級影展(柏林影展、坎城影展、威尼斯影展)的入圍紅毯我都要去走,也希望可以拿獎。」不設限自己什麼時候要完成夢想,因為這是他在嚥下最後一口氣前,都會持續努力的目標。

 

(還有更多精彩的專訪內容,請參閱:2016第39期6月號《華流》雜誌)

追蹤娛樂星聞

讀者留言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紫色大稻埕》見證的都是勇敢的追夢人 施易男.鄭人碩 | 娛樂星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