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雷影評/樓下的房客:鑿開原著小說的盡頭

  • A-
  • A
  • A+

文/范庭瑄

電影《樓下的房客》改編自九把刀的同名小說,在今年的台北電影獎得到觀眾票選獎的殊榮,從曝光角色到拍攝都讓房客迷十分期待,不過電影的劇情與小說有很大的不同,雖然一樣是八個房客,六個房間,一個房東的故事背景,但人物與人物之間的關係,比起原著,電影賦予房東新的身分,讓故事有了新意,沒有侷限在原著小說的盡頭,而是往另一個結局延伸。

▲《樓下的房客》電影結局與小說截然不同。(取自官方臉書)

在氣氛營造方面,看得出導演在場景上的重視,斥資打造的電影場景十分壯觀,每一個房客的房間也在細節上處理得相當細心,不過我認為讓整部電影更有活度的是配樂,待過唱片公司的崔震東在配樂上自然是專業的,把交響樂融入劇中,暗示著房東便是指揮,雙臂一揮便能支配每一個房客的人生,搭配電影裡的台詞:「鑿開人性盡頭」,音樂與劇情融洽呼應,讓觀眾見證房東控制八個房客人生的過程。把小說搬上大螢幕理所當然無法將小說裡的每一個情節都據實呈現,但電影裡點到為止的獵奇、血腥,就足以讓人不自覺分神往自己的手臂上檢視,電影院裡時不時能聽到「嘶...」的驚嘆聲,好似就怕螢幕裡的那支針筒真的往自己身上戳。

▲邵雨薇大開殺戒。(取自官方臉書)

新生代女星邵雨薇在劇中台詞不多,憑著眼神與泰然自若的緩步就足以活化「穎如」一角,大膽一脫的全裸與蹂躪被害人的冰冷模樣讓人肅然起敬,原著小說裡的「穎如」一度被認為是房東的分裂人格,但在電影裡的「穎如」卻與房東有著微妙的牽連,這部分就不爆雷,進戲院一看便知。除了獵奇的虐殺情節值得一看之外,劇中的情慾戲也是一大看點,無論是莊凱勛與李杏兩人在浴室裡交纏的血脈噴張,還是李康生與森竣的男男床戲,導演將電影裡的情慾戲處理得十分激情唯美,不失藝術感也讓人跟著後頸發熱呼吸急促起來。

看過原著小說的觀眾對於電影的結局會感到驚奇,導演賦予房東另一個新的身分,增加了不少的趣味,卻因為在故事前半段沒有埋梗鋪陳而稍嫌突兀,滿可惜的。而沒看過原著的人,恐怕會被電影裡的變態殺人橋段震懾,舉凡切割人體、注射古怪液體、棄屍等畫面,誠心建議沒被小說打過預防針的人,最好空腹前往觀賞電影。

▲李康生與森竣有男男情慾戲。(取自官方臉書)

▲莊凱勛與李杏的浴室性愛突破從影尺度。(取自官方臉書)

▲侯彥西是全劇的大衰包,被導演的黑色幽默整死了。(取自官方臉書)

導演在重現小說方面的表現做得算是盡善盡美,演員們也各司其職,每個人的台詞都不太吃重,皆靠著肢體語言和神色來表現角色,展現出人性最赤裸的一面,搭配時不時出現的黑色幽默,讓氣氛緊張的戲院偶爾參雜著噗嗤的笑聲。總體來說,電影版的房客不會讓看過小說的人失望,沒看過小說的人,也應該一睹這部難得的獵奇國片。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大數據推薦

讀者留言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無雷影評/樓下的房客:鑿開原著小說的盡頭 | 娛樂星聞

我未滿18歲
我已滿18歲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