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周刊/從台詞、選角下手 台製電影《健忘村》通吃兩岸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李雅筑/商業周刊

2017農曆年,由導演陳玉勳、監製李烈和葉如芬打造的電影《健忘村》,將在兩岸同步上映。該片斥資3億元,創下台灣史上最高成本賀歲片,也開啟兩岸合拍片的新紀元。

時間回到2016年2月,位於台灣屏東恆春的一片荒野,搭起200公頃的古代村子。來自香港的造型大師吳里璐帶領30人團隊而來,一旁則有中國和韓國等技術人員忙進忙出。

這是台灣難得一見的拍片現場,因該片背後有9家投資方,包含萬達影視、影一製作所、台灣華納兄弟電影、光環影業、華文創、北京影行天下、光環傳媒、緯來電視和相信音樂等,創下兩岸影業紀錄。

在這之前,中國年平均上映40部國際合拍片,台灣為第二大合拍方,僅次香港,從1989年起,至今共合拍101部電影。中國電影合作製片公司副總經理徐淑君解釋,合拍片必須符合中國資金不低於1/5、中國主要演員比例1/3,及劇情須與中國相關等要素,「但多數台灣電影題材較單一,格局也不夠大。」

▲葉如芬(左起)、陳玉勳和李烈繼創下3 億票房《總舖師》後,再度合作拍片。(圖/楊文財攝影/商業周刊)

嚴選投資方,有錢不是老大

陳玉勳坦言,有天他和朋友閒聊到健忘症的毛病,原本僅是想要拍小成本電影,但他一下筆故事越寫越龐大,與兩名監製估算電影成本後,三人有了找對岸合拍的共識。

當時,正逢萬達影視開發中心第二工作室副總經理忻寧寧來台拜訪,她一口氣讀完《健忘村》劇本,便決定合作。她說不同於中國市場習慣爆笑喜劇,《健忘村》的黑色幽默,增添人性的深度思考。

但要如何面對眾多投資方?他們選擇一視同仁,「不只是錢,挑選合作對象,是能在電影製作和宣傳方面有實質幫助的。」李烈解釋,前後十多家公司洽談合作,但並非來者不拒,而是先取得雙方共識,包含禁止干涉劇情內容、禁止商品置入等。

葉如芬坦言,由於中國影業行政作業繁複,再加上涉及兩岸合作,光簽合約、電影審查等紙本作業,前後花了半年之久,中國官方細審完整劇本才核發合拍證,也有嚴格規定血腥畫面不能拍特寫等,「這比單純做一個台灣電影還難上幾倍。」

腳本大磨合,讓兩岸都共鳴

搞定合約,接下來是設定電影內容。要如何讓一個題材,被全然不同的兩岸市場埋單?《健忘村》試圖將故事背景刻意模糊化,設定在清末民初一個神秘小鎮,並沒有特別指明地點,為的就是讓兩岸觀眾有彈性的情感投射空間。台詞和歌詞上,一字一句修訂成兩岸都能通的用語。更重要的是謹慎選角,不僅要知名度遍及兩岸,能吸引中國二、三線城市的演員,在演技上也要能詮釋又哭又笑的黑色喜劇,最終由王千源和舒淇出線。

其中,最難掌握的是電影節奏。「中國觀眾需要直白一些。」忻寧寧分析,相較於台灣電影善於鋪陳與營造氣氛,中國觀影習慣是劇情較簡潔有力、片長也要縮短。葉如芬認為,「兩岸說故事的方法不同,這當中有妥協,但是不能影響電影本質。」

當中國影業一年創造人民幣400億元商機,《健忘村》帶台灣電影走出新的路。擁有文化、地緣等優勢,未來台灣將迎來更多合拍機會,如何以台灣為本,打造適合題材,並透過合拍模式搶攻兩岸市場,將是不可避免的挑戰。

 

 

※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94要客訴】中媒統戰轉網媒!親中名嘴捧中貶台無法管?

大數據推薦

【94要賺錢 午茶投資術】第一次買美股就上手!掌握價值投資新手變身巴菲特!

讀者留言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商業周刊/從台詞、選角下手 台製電影《健忘村》通吃兩岸 | 娛樂星聞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