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流/用自信心加冕皇冠 陳彥允展現多重奏音樂靈魂

  • A-
  • A
  • A+

圖、文/華流

【華流】陳彥允   靈魂多重奏

童話故事的開頭是這麼寫的……「很久很久以前,1991年的2月4日,即庚午年的12月20日立春那天,南投中興新村誕生了一位與眾不同的小男孩。他從小活潑好動,對任何人事物都感到無比的新鮮。奇妙的是,他總是對任何事物都有著與一般人不一樣的見解,這項才能,促使26年後的他開了一間賣火柴的神秘小店,來為一般的世人傳道解惑也。」

在網路世界當起賣火柴小男孩的陳彥允,點起一根根的火柴,不是為了幫自己許願,而是要來幫助別人解決困擾,連3週每週3天,小樂、晨翔、張立東等等各方好友紛紛來敲門求解,如真人實鏡秀演出,陳彥允隔著一個房間,不知所求何人,你提問、他回答,沒有面對面的先入為主,是心對心有趣的交流,他出乎意料的看法和答案,突然間會從中迸出不少「彥氏哲學」語錄,原來真正打動人的是陳彥允顯得如此真誠的一切,所以I’m Burning!

【華流】陳彥允   靈魂多重奏

I'm Burning 由負轉正的能量

這位賣火柴的小男孩走出童話故事書外,是天使般的小王子,也是……野性般的大惡魔?或者說是降臨在真實人生裡孤傲的一匹狼。一如旁人看水瓶座的他,抓不住的多元化和多個性,以百變思緒的多重展現在第二張專輯《極樂世界》,誠實又沒有侷限,很十足陳彥允的10首歌曲,瘋的很瘋、調皮的俏皮、浪漫的很可愛到很想愛,又可以負面到極致後激起正面的能量。

也正因為是家裡四個小孩裡最小的,上有3個姊姊,最大姐姐大他15歲、最小姐姐大他11歲,所以從小就被家裡保護的好好的,只是好奇心使然,令他不想就這樣待在溫室中,因此高中時就一個人北上台北闖蕩大千世界,想著有一天能變成超級巨星,而開始一連串的「冒險小說」。在這段追夢的旅程中,也會想家、也曾迷惘,甚至在內心築起一道牆,為保護自己而在內心誕生出小怪獸們,更差點因為血氣方剛的壞脾氣,差點出不了第一張EP,但回不了頭決心要成功的陳彥允,選擇為自己出征,戰勝黑暗,經過種種歷練,最後在不變的初衷下攝取到超級正能量,讓他過度敏感的神經得以獲得溫柔的告解。「所以〈I’m Burning〉其實不是首正能量的歌耶!應該說我是個有負能量、也有正能量的人,但我選擇用正能量的態度去活我的人生。我覺得所謂的正面能量不是我要有自信、我要勇敢,而是我要很客觀去看待現在發生的,再去選擇要做出什麼樣的行動。」於是陳彥允選擇創作〈I’m Burning〉這首歌來面對、來獲得,去影響這個世界,給人一些勇氣,燃燒出希望。因為每個人都有成就自己的方式,無需害怕和別人不同。

【華流】陳彥允   靈魂多重奏

為了爬上下一座高山,在人生高高低低心電圖上流串的陳彥允,接受老天爺給他需要去體驗的東西,讓自己的內心說話來突破瓶頸,這是陳彥允面對自己的一個過程,「它不是一個理由,但也可能會愈來會愈淡定,不過這樣或許會比較開心啦……愈淡定就愈開心!」看火燒也好,看水流也好,如果靈光乍現,就安心投身其中。陳彥允的創作正是如此,在生活的累積之下,「可能宇宙就給了我一個訊息,然後歌詞就這樣出來了,曲也這樣編唱出來了。」對於陳彥允,靈感沒有所謂的來源,很抽象,有時積到一個很滿後,一個按鈕就傾洩而出。

很誠實的極樂世界

從小就很天馬行空的陳彥允,將自己極端的內心很誠實坦然地呈現在歌曲裡,「以前大家感覺到的我可能比較孩子氣,也很跳Tone,但這張專輯還多了些內斂、多了些私下生活的體驗經歷。甚至是光鮮亮麗外表下,回到家較黑暗的那一塊,很多心思和想法,不論是工作或感情上的挫折、開心,都濃縮成一首首歌。」

在當兵時寫出〈墨綠色〉這首歌,「那時候在軍營裡面,每天只要眼睛打開,所有的東西都是綠色,衣服、枕頭和床舖等等都是綠色,連走出宿舍出去也是綠色;加上當兵時的不自由,有很多焦慮,會很想念女朋友,也會擔心未來,內心很多糾結,無限上綱很多小劇場。」將深隱於兵營綠色樹洞的大兵日記,串成虐心的音符。而自認對自己要求很高,是完美主義者的彥允,先前住在一間12坪小套房,常常在表演完後回到家窩在這個小空間中,就開始產生很多思緒,壓迫在裡面,不停鞭打自己,「就是想太多,想要一次就很好,而太容易掉入游渦中,忘了享受過程中那種好玩的感覺,也因為這樣做了〈Don’t play〉這首歌,來寫給自己,告訴自己心中的小惡魔,不要再責備自己,要承受它,享受其中。」

【華流】陳彥允   靈魂多重奏

喜歡在心情不好時,聽自己〈墨綠色〉、〈Don’t play〉等類的歌曲來將心戳到底到一個極致就此沒感覺的彥允,有幾分之幾交錯的人格特質,更是在搭配迷人的弦律咒語下,突破以往畫面,氣場強大地融入在MV拍攝中,「〈Money Back Me Home〉扮成精神病患,又戴上白色隱形眼鏡、畫上螢光彩繪圖騰,詭譎的氣氛我自己演了、看了都覺得很過癮!」多重饗宴,還有〈城門城門雞蛋糕〉不僅改編耳熟能響的童謠,很是童趣笑看紅塵的彥允還自己構想畫老妝,結合動畫下,逗趣幽默恢諧的不禁令人朗朗上口的會心一笑,好玩又好聽的讓他自己在心情好時,也特別愛聽愛唱這兩首歌呢!重點是可聽見深信自己有天終將建立自己王國的陳彥允,他以虔誠外放的歌聲和柔軟但強大的心,領人進入擁有身心靈滿足的money財富音樂世界,找尋自我、體驗人生,和他不寂寞的往心中有夢的星球去。

【華流】陳彥允   靈魂多重奏

相信夢中情人在來的路上

一向擅長抒情歌曲的陳彥允,在不少電視偶像劇都可聽見他膾炙人口的情歌,多重突如其來的想法,也巧妙以蔡琴〈被遺忘的時光〉經典旋律的金句「是誰……」兩字的引用,創造一首九○復古情歌,用他不一樣的老靈魂唱訴新戀情即將開始時的期待和幻想。

吐露「在愛情裡面比較少女心、比較愛幻想,也很愛在交往時,幻想和女友Round過一生感覺」的陳彥允落落大方表態,「若是交了女朋友,雖不會特別公開,但在路上手牽手、摟摟抱抱我都不會避諱!」很一如既往真實的他,私下不把自己當藝人在生活,愛在平凡裡的說:「其實我談戀愛也是會變來變去的,沒事的時候在女友面前就像個小朋友,很愛裝可愛;若遇到狀況或大事時,就會有大男人的一面來教對方。」顯見大男孩的可愛、小男人責任感的他,初戀發生在國二,談的還是姐弟戀,愛的話匣子打開後,自在地在我們面前開始用手指算起交過幾個女朋友?純真又靦腆的表情秀出「8個」的大手掌手指說:「不過每個類型都不一樣喔!」再聊起心中夢中情人時,卻又突然思索道:「以前我的夢中情人可能比較膚淺一點,會覺得外表要漂亮、身材要好。現在長大了,反倒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這麼一個人跟我很合。本來兩個人是一個靈魂,後來各自分半在自己個體裡,有那麼一天,這一個人就在來的路上。即使我有些不足,但那人只要和我相遇碰上,就是一個完整的圓,像齒輪一樣。」

演戲憧憬比歌手還多

陳彥允不只音樂思緒百變,近幾年在戲劇上也有所著墨,不僅參與多部偶像劇演出,更登上大銀幕出演《目擊者》令人看見他不藏私的好身材。可以感覺才二十多歲的他,面對雙棲的事業,也曾和人比較不足,徬徨自己的重心該往那設,往心裡曲徑繞了一下說:「其實我當演員、演戲的憧憬反而比當歌手還多。作音樂對我而言是一個使命,因為從小家庭環境要求關係,媽媽和姐姐都是學音樂的,所以音樂感覺是一個我不想作還是要作的事;只是現在有找到自己的方式在音樂這條路上,盡情發揮我的本質。但演戲是個很好玩的事,讓我情緒得以舒發,可以在劇情安全範圍內做角色扮演,不論是犯罪或是內心黑暗面…等等,都能在戲劇成為渲洩的管道。因為你會知道那是假的,但我可以把真的情緒放在進去裡面演,所以變化性很大。」

【華流】陳彥允   靈魂多重奏

對於從小到大什麼都想做、興趣很廣的陳彥允,有想過當挖土機司機、又想當醫生,也想過去打NBA籃球,或是和爸爸一樣當警察,完全是好奇寶寶來著的他,也許是還不願意輕易臣服於現在這樣的角色,關於這些設定雖然之後很希望朝戲劇和歌手同時兼顧下邁進,但為了穩紮穩打好自己的定位,同時也累積多一點生活經驗,現在的他把歌手這一職找到定位,再來好好衝刺。未來不設限的話最想演「兄弟、黑道之類的人物,或是像〈Money Back Me Home〉MV裡面那種瘋狂一點、神經質的角色。我不愛演那種很正常人的角色,叫我演壞人也都可以,我願意挑戰。」此時,拍攝近尾聲的陳彥允正和骷髏人對起戲來,彷彿進入到他的小小天堂裡,有他的歌聲迴盪在拍攝的場景裡,宛如一場戲正要精彩上映,如陳彥允所說「人生就像一場遊戲,只是沒有重來的機會,只能繼續向前走,輸了一局,下一局再贏回來就好!」本來每個人都有成就自己的方式,無需害怕和別人不同,而如此真心看待自己和他人的陳彥允,相信有念則開花。

★ 更多獨家專訪&精彩內容,請參閱《S‧POP華流》2017第48期5月

★ 華流FB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Press159

★ 華流IG粉絲專頁:SPOPSET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讀者留言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華流/用自信心加冕皇冠 陳彥允展現多重奏音樂靈魂 | 娛樂星聞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