癡電影/電影VS音樂 90屆奧斯卡的啟示

  • A-
  • A
  • A+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文/邱俐穎

五線譜背後,隱藏了作曲家的情緒,藉由畫面的呈現,讓電影配樂更能讓我們充滿感性,我們除了視覺的享受多了聽覺,在渾然不知時已經被帶入電影情境當中。這次我們以《90屆奧斯卡金像獎》為主題。俐穎這次特別的選了奧斯卡金像獎的電影做音樂上的串聯。成功的電影具備的是觸發人心的劇情內容,不管是真人故事改編還是在內容上的突破,重要的是透過音樂,我們能讓情感擴大並能與觀眾產生新的交流。

▲癡電影完整影片(圖/哇趣 提供)

「不思議的女人」一開始的電影配樂《Title》刻畫出夢幻的溫泉場景,那是一對戀人相約的地方,彷彿住在天堂。此刻電影帶著我們去討論殘酷的同性的議題,在現實與幻景中交錯。

▲不思議女人劇照(圖/捷傑電影 提供)

「可可夜總會」由《remember me》的經典曲目貫串整個電影,不論有任何的夢想,都要記得家人。這首歌曲在電影中出現許多《remember me》的音樂版本,不論是描述人在得意時候的的猖狂,還是人死老去孤苦悲傷的感傷,又或是最後一幕全家人一同團聚圍著老奶奶演唱的《remember me》,被各種風貌的樂曲模式給打動和吸引,走出電影院也難忘記這首歌曲。

▲可可夜總會(圖/華特迪士尼影業 提供)

「老娘叫譚雅」譚雅帥性的風格以及家庭的教育讓她遭遇對於公眾人物中不幸的事情,同時也因為這樣歷經各種風雨,在電影中《A Fair shot》就暗喻譚雅有可能面臨的難題,最後的《Tonya suite》同一個旋律又再度重現,這段旋律是用巴洛克的風格來鋪陳譚雅的一生,因為重複的音型讓人有在煩惱中迴旋的感覺,觀眾聽到樂曲的後面越能感受到堅強的意念,譚雅嚐盡各種人生滋味後,她更能勇敢的面對人生的問題。

▲老娘叫譚雅(圖/海樂影葉 提供)

「最黑暗的時刻」講述邱吉爾運用自己的才能,解決了國家的問題,《Winston and George》運用了兩種拍子來搭配邱吉爾接見國王的緊張感,樂曲中出現的顫音,有迂迴的感覺,但從這個音樂的伴奏型態又能凸顯出邱吉爾的自信心跟過人的表達能力,從音樂的小調和大調的兩種調性,讓我們從音樂裡看見了邱吉爾的內心與外在的兩種世界。

▲最黑暗的時刻(圖/環球影片 提供)

「水底情深」講失語者與高智慧的兩棲類生物所發生的愛情故事。失語者,對於人類來說就是另一個世界《Elisa’s Theme》這首歌曲把觀眾帶到另外一個離我們人類更遠的兩棲類生物的世界,一開始運用了四度和三度音程,做為伴奏,跳動的音符,讓人有泡泡的感覺、十六分音符的音階堆疊使我們有水劃過肌膚的感受,都因為一開始的豎琴,給予我們更多的空間感和想像,伴隨而來木管樂器與兩種世界的愛情更給人的溫暖的感覺,這些感受都在音樂中發酵,而觀眾更能從本片找到愛情的本質。愛就是要找尋懂自己並能與自己溝通的人。

▲最黑暗的時刻(圖/二十世紀福斯影片公司 提供)

這幾部片,不管論夢想、論愛情、論歷史、論家人,故事裡的每位主角都在用自己最喜歡的方式來豐沛自己的人生。導演帶給觀眾更多對生命的熱誠和更多的思考面向。於是你會問,我們看過有什麼電影情節和水有關?譚雅給了我們什麼啟示?動畫片哪首歌曲讓人印象深刻?邱吉爾是因為什麼人格特性才能解決國家的難題?

電影很奇妙,除了思考外我們會去探討。看似美滿,卻有一個隱藏其中的缺口,看似荒謬,但又如此的合理,人生裡是追求一個合理的答案,還是一個問題背後的原因呢?還是一個真理?

這幾部片,走出電影院時印象深刻、念念不忘,也因為無法忘記那種荒謬,那種誇大,自然的記起他們,藏在記憶的深處,人生似乎追求什麼也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徜徉在一個屬於自己的國度裡。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94要賺錢 贏家攻略】大盤漲真的還是假的? 看看這些數字
【94要賺錢 贏家攻略】大盤漲真的還是假的? 看看這些數字

讀者留言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癡電影/電影VS音樂 90屆奧斯卡的啟示 | 娛樂星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