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國賀歲片反映在地元素 票房靈藥褪色現危機

  • A-
  • A
  • A+
中央社

馬來西亞中文電影中,賀歲片占了重要篇幅,從上個世紀末香港文化的影響到結合「DJ演員」和在地元素,一度席捲票房。但千篇一律的喜劇模式也讓觀眾開始厭倦,賀歲片光環褪色。

▲馬國今年賀歲片「作戰啦!茶室總動員」主角林德榮(前排左)在「大日子WooHoo!」擔任主角,隨著電影成功後,他開始與片商合作各類賀歲片,每年幾乎都有新賀歲片問世。(圖/中央社)

這幾年馬國出品的電影如「分貝人生」、「光」及「夕霧花園」等劇情片獲得不錯口碑,在國際影展也獲得不少獎項,讓馬國中文電影逐漸受到關注。

但「叫好未必叫座」,優質的電影並無法直接反映在票房上,這些片子在馬國上映後的票房表現差強人意,未能開出亮眼成績,反而是口碑一般的賀歲片,幾乎都能輕易跨越百萬令吉(約新台幣750萬元)票房的及格門檻。

馬來西亞人對賀歲片有特殊情結,最主要是受到上個世紀80年代香港文化的影響。由於當時香港經濟繁榮,電影業蓬勃發展,讓不少馬國華人心生嚮往,馬國許多大城市如吉隆坡及怡保等地華人都使用廣東話,生活上不自覺模仿香港人的說話與行為模式,其中農曆新年期間到電影院看賀歲片是潛移默化的文化習慣之一。

馬國中文電影發展史其實不長,第一部大規模上映的中文電影是2006年由張棟樑主演的「第三代」,但這部電影的票房與口碑都不亮眼。直到2010年上映的賀歲片「大日子WooHoo!」,票房不僅突破百萬令吉,最終創下420萬令吉的佳績,票房與題材的成功,奠定了馬國賀歲片往後的發展模式。

「大日子WooHoo!」導演周青元再接再厲,以拍攝在地人文風情的模式,抒情中不失幽默,陸續推出了「天天好天」、「一路有你」及「Ola Bola」等電影,不僅在票房與口碑都創下佳績,其中2014年的「一路有你」票房甚至破千萬令吉,達到1717萬令吉,締造目前馬國國產中文電影最高票房紀錄。

由於賀歲檔商機可圖,尤其在輝煌時期,馬國賀歲片可占馬國中文電影全年總票房約3成至5成,促使許多片商投資開拍賀歲片,像是2014年馬國賀歲片就高達6部。

不過,隨著賀歲片大行其道,部份賀歲片拍攝製作不精良,趕鴨子上架的匆促流程,加上電影不斷延續兩種制式風格,即「一路有你」的抒情描繪人文風景及香港喜劇模式,讓觀眾開始出現審美疲勞,也因此導致近幾年馬國賀歲片票房下滑。

2016年馬國賀歲片僅有3部,2017年至2019年都只剩下2部。不過,這並非只是馬國中文賀歲片的困境,而是整體馬國觀眾對所有中文賀歲片千篇一律風格的厭倦。

近幾年來,除了2017年成龍主演的「功夫瑜伽」票房突破3000萬令吉,一度創下馬來西亞有史以來票房最好的中文片外,之後所有的賀歲片子票房嚴重下滑。

例如,2018年賀歲大片「捉妖記2」票房僅有1180萬令吉,幾乎是「功夫瑜伽」的1/3。雖然去年成龍主演的「神探蒲松齡」一片再度拿下賀歲片冠軍,但票房也僅有1265萬令吉,遠落後同在農曆過年期間上映的好萊塢電影「艾莉塔:戰鬥天使」(Alita: Battle Angel)2375萬令吉的票房。

今年馬國中文賀歲片有好轉跡象,在8部賀歲檔華語電影中,馬國賀歲片就占4部,包括「財神2020」、「新年泰瘋狂」、「大財神」及「作戰啦!茶室總動員」。

值得一提的是,「新年泰瘋狂」及「作戰啦!茶室總動員」由馬來西亞電台知名DJ演出,這也是馬來西亞賀歲片的一大特色。

由於馬國第一部賀歲片「大日子WooHoo!」採用一批電台DJ為主要演員,當時透過同一個集團的電台與電視台等多元媒體宣傳下,在票房上取得亮眼成績,促使由電台DJ主演(有時會加入電視台主持人或歌手)的賀歲片成了馬國每年賀歲檔的一大特色。

其中,今年上映的「作戰啦!茶室總動員」主角林德榮就是在「大日子WooHoo!」擔任主角的電台DJ。自從首部電影成功後,他開始與片商合作,幾乎每年自製賀歲片,尤其在2011年拍攝的「阿炳心想事成」創下755萬令吉,成為了當年馬國中文賀歲片冠軍,讓林德榮成為了馬國家喻戶曉的「DJ演員」。

對於馬國賀歲片的市場前景,「財神2020」導演陳立謙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時不諱言表示,目前馬國賀歲片市場的確有很多濫竽充數的作品,導致近幾年票房有下滑趨勢,產量也隨之萎縮。不過,他相信馬來西亞觀眾還是對國產賀歲片情有獨鍾,只要是好作品,觀眾還是會進電影院捧場。

他認為,賀歲片是馬國電影業的奇蹟,要不是周青元的賀歲作品持續成功,間接帶動投資方開始相信馬國賀歲片有利可圖,現今馬國電影業可能還是處於無人問津的尷尬局面。

陳立謙說:「我覺得目前馬國賀歲片的特色是共鳴點很多。我們的電影有很多國家電影的影子,但包容性相對很大,可以接受港台演員的演出,卻又不覺得違和。」

不過,他也坦言,馬國賀歲片一旦要跨出馬國市場衝出海外,的確要在對白與內容上調整,拿走一些只有新馬地區觀眾才懂的在地元素。

畢業自台灣朝陽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系的陳立謙表示,目前馬國觀眾會以賀歲片來當作衡量整體中文電影的標準,因此賀歲片的成敗,也是整體中文電影的發展關鍵。

他認為,由於自己曾在台灣唸書,受到台灣的閱讀風氣影響,讓他吸收很多不同的知識養分,間接使作品多了一些與馬國導演相異的地方。

這次在「財神2020」參與演出的香港主持人兼演員林盛斌表示,馬國與香港很像,農曆新年時都有到電影院看賀歲片的習慣,因此才促使他決定到馬國參與賀歲片拍攝。

他之前認為,馬國生活節奏比香港慢,因此也誤以為製作團隊的拍攝節奏會比較慢,孰不知合作之後,發現年輕的劇組活力十足,拍攝進度緊湊,與香港的製作節奏相差無幾,而且演員也稱職,讓他很快融入劇組。

若要說到相異之處,林盛斌認為,馬國賀歲片整體風格與香港差不多,但笑點設計不太一樣。香港劇本較瘋狂大膽,馬國相對保守溫和。他好幾次都詢問劇組,自己的演出方式是否無法激起觀眾共鳴,但劇組總是認為沒問題。

林盛斌認為,馬國賀歲片擁有在地特色,一旦擁有好劇本,就算是使用新馬特色的華語或廣東話,還是有機會衝出海外。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讀者留言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馬國賀歲片反映在地元素 票房靈藥褪色現危機 | 娛樂星聞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