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警判無罪!吳慷仁沉默2天首曝心聲…嘆「與法律的距離」

  • A-
  • A
  • A+

記者劉秀敏/綜合報導

鐵路警察李承翰去年7月在台鐵列車上處理補票糾紛時,遭鄭姓男子持刀狠捅腹部,送醫搶救宣告不治。嘉義地方法院30日一審宣判結果出爐,法官因鄭男患有思覺失調症判其無罪,消息一出各界譁然,許多名人也發表對此判決的看法,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飾演法扶律師的男星吳慷仁在沉澱2天後,在3日凌晨也發文吐露心中的無奈。

▲吳慷仁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飾演法扶律師。(圖/公視提供)

吳慷仁坦言,宣判後收到許多媒體傳訊問他對判決的感想,但他不斷告訴自己要冷靜,即使對這樣的結果,他心中也是千百個問號和許多的負面情緒,但因自己不清楚事情全貌不便多說,因此都給出「不予置評,謝謝」的答案,直到如今終於冷靜下來,他也只覺得《我們與惡的距離》是不是需要變成一部長壽劇,繼續拍第二、三、四季,但這樣真的夠嗎?

▲吳慷仁吐露對殺警判無罪一案的無奈心聲。(圖/翻攝自吳慷仁臉書)

吳慷仁感嘆,大眾的善良對被害者來說是撫慰的力量,可以同情他們的處境與遭遇;對精障者來說卻是畏懼他們的存在,甚至是到了偏見與不解的地步,對於這個案件的內容,大家頂多在新聞中看到,知道的只是部分,像是判決書或是鑑定報告,許多人都沒看過。而這樣與法律更遠的距離,讓人想不通這樣的判決結果,究竟是法條老舊,抑或是法律那把衡量對錯的尺總是高高在上,「除了重大案件偶爾在判決滿足了社會期盼以外,法律能否改革成健全的模樣,而非安撫人心,我們對專業的認同感又為何薄弱到只有批判與對立?」對於警察執勤的保障、被害者人權的保障、對精障者的後續強制就醫治療等,政府又該怎麼讓社會大眾更理解精障與我們的距離?

▲吳慷仁感嘆法律能否改革成健全的模樣,而非安撫人心。(圖/翻攝自吳慷仁臉書)

最後,吳慷仁也感嘆:「總以為我們的可以走的很前面,我們有這樣自由的環境,善良的人與同理心,總總的條件都讓我一直覺得在不遠處,是個再幸福和平不過的社會…」雖然他期待從大眾理性的不同討論聲中能改變什麼,但實際上時常是船過水無痕,他也不禁反問:「但要怎麼變?變怎麼樣呢?誰是好人誰是壞人…答案在哪呢?」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2021臺南將軍吼音樂節將軍時代拾代將軍 |10/23 搖滾派對漁港狂歡夜

讀者留言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殺警判無罪!吳慷仁沉默2天首曝心聲…嘆「與法律的距離」 | 娛樂星聞

熱門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