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出自己/被狠罵靠爸、來亂的 葛兆恩如何靠自己紅到大陸

  • A-
  • A
  • A+

記者郭奕均/台北報導

「有些包袱和標籤都是別人給的,而且我知道這些標籤會跟著我一輩子,但我已經習慣了,我也不打算去解釋,因為沒辦法改變,我只能努力走出自己的路」,22歲的葛兆恩說著這些年心境上的變化,語氣平靜自然,即使面對的壓力曾如驚濤駭浪,但現在的他已經能成熟面對一切。身為巨星高凌風的兒子,這個名稱像是一輩子撕不掉的標籤,「我很希望以後大家提到我,不再是以高凌風的兒子為開頭,而是我的名字當開頭,我知道這很難,也需要時間,但我努力著。」

▲走過人生風雨,葛兆恩如今能更成熟面對一切挑戰。(圖/記者陳則凱攝影)

採訪這天,葛兆恩穿著輕便,戴著顏色顯眼的鴨舌帽,看起來沒有特別打扮,但高大的身型還是很引人注意,「不好意思啦,我家真的太遠了,害你們等這麼久」,個性陽光的他,一開口就讓人有種熟悉的感覺,沒有客套的打招呼,而是真誠自然地寒暄著,這位「巨星的兒子」沒有任何架子,而是真實地做自己,也毫無隱藏地說著自己的故事,用親切態度不斷打破大家的印象。

不再是「高凌風的兒子」 靠實力讓人認識「葛兆恩」

▲葛兆恩靠實力在大陸爆紅。(圖/翻攝自葛兆恩IG)

葛兆恩近期在大陸歌唱節目《說唱聽我的》爆紅,唱了好幾首自己寫的歌,讓大家看到他強大的音樂實力,網友還稱他是「行走的初戀」,真的讓很多人對他徹底改觀。他最喜歡的一首歌是《OK》,因為有句歌詞是這樣寫的:「你說聽說他說誰說,怎麼不來聽我說說…我不斷在那無止盡的夜裡前進,卻改變不了我孑然一身的背影」,葛兆恩說,這些歌詞都是自己的故事,「我在高鐵上大概花了20分鐘寫這首歌,算是我的一些心聲吧,我希望大家聽我的歌會有共鳴。」

但要走出自己的路,對葛兆恩來說更是挑戰,因為要脫去大家認為的「靠爸」光芒,那需要花多大的時間和力氣,「這沒有辦法,因為我的背景就是這樣,我也不會去抱怨,因為身為他的兒子我覺得很驕傲」,曾經是心中沉重的痛,現在的葛兆恩卻說地雲淡風清,「我知道解釋再多也沒有用,我只能努力,我這次去上節目,我也沒有刻意去說我是誰,也沒有人提到,因為我爸爸那個時代已經要結束了,現在流行的跟以前已經不一樣了。」

甚至還有歌迷私信葛兆恩,「他說他正在看我的表演,他媽媽經過時說『那不是高凌風的兒子嗎』,但他說他沒聽過我父親,他是因為我的表演才認識我的」,這對葛兆恩來說無非是最大的鼓勵,因為身為高凌風的兒子他雖然引以為榮,但這身分又彷彿揮之不去的指控,控訴他擁有的光芒是沾光,讓他失去自己的名字,只變成了「高凌風的兒子」,但現在,他慢慢用自己的方式展現光芒,讓別人認識他的名字。

說不出口的巨大壓力 沒人知道的星二代沉重包袱

▲身為星二代,葛兆恩道出當年心中極大壓力,卻無人能體會。(圖/翻攝自葛兆恩IG)

葛兆恩從13歲開始,就在螢光幕前嶄露頭角,他的第一首歌《冬天裡的第二把火》一推出,引來極大討論,但大多數都是殘酷的批評,「很多人是往死裡罵,說我是來鬧的,小屁孩,到底憑什麼…真的是被罵爆」,不只表演被罵,葛兆恩不管做什麼,都被放大檢視,「我做什麼都會被寫在報紙上,我出去逛街也會被寫,然後長輩發生什麼事,我也會被寫在裡面,但基本上那些報導的內容都是跟事實很不一樣,但是沒人會知道,你永遠沒有辦法解釋。」

13歲正值青春期活潑愛玩的年紀,葛兆恩不管跟誰出去玩都會被拍,甚至被形塑成家庭問題,「我只是喜歡出去玩,很愛熬夜,但我也沒犯什麼嚴重的錯誤…」,對一個青少年來說,他不知道怎麼面對這些誤解和批評,更沒有出口可以宣洩,「我記得我曾經因為一個評論很難過,我就被我爸罵,他說我身為表演者就是要承受這些,不然就不要出來表演,他可能會覺得這是很習以為常的事,但是我不知道啊,我沒有經歷過這些。」

表演被罵翻,私生活也被放大曲解,彷彿做什麼都是錯的,「那陣子真的很痛苦,壓力很大,也沒有人懂你,因為其他人只覺得,你生活也過得這麼好,你憑什麼?但是那個層面是不一樣的,你心裡的壓力是跟你的生活條件,是沒有關係的」,加上高凌風發病時,葛兆恩才15歲,他一邊照顧爸爸,一邊要面對很多大人世界的難題,「我現在回想真的覺得很殘忍,對一個正值青春期,然後人生正要轉變的一個男孩,那是很殘忍的。」

雖然說起這段過去,葛兆恩已經盡量用輕鬆的態度避重就輕,但還是難掩痛苦和折磨,「我覺得那時候要面臨的一個就是,我要嘛走歪,我要嘛只能很正面很正面,就只有兩條極端的路可以走,我也常常會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麼,但因為那時候我父親生病所以我才提醒自己,我是家裡唯一的男生…。」

▲現在的葛兆恩在表演上仍有亮眼表現,也會作詞作曲。(圖/記者陳則凱攝影)

愛上表演 也牽起和父親最美好的巡演回憶

而會愛上表演,其實葛兆恩並不是受到高凌風啟蒙。葛兆恩國小時要準備和同學一起表演,正愁著要表演什麼時,他無意間在網路上看到Michael Jackson的表演影片,「我覺得很帥,我當下就決定要跳他的舞,我去找舞蹈老師,大概花一天就學會了,然後我去教我其他同學跳,也是從那個時候愛上跳舞和表演的。」

但其實葛兆恩小時候很害羞,不像高凌風那樣活潑,「我記得我在家要練舞時,都會趁沒人在的時候偷偷練,所以我家人都不知道我會跳舞,是直到有一次上憲哥節目,憲哥問我會不會表演,我爸說『他不會,他就唱唱爸爸的歌』,但我馬上說我會跳舞,還現場跳給他看,他就傻眼了,都不知道原來我自己練了跳舞。」

就這樣,有表演天賦的葛兆恩,開始了和高凌風一起巡演的日子,他們一起去了很多國家,那對葛兆恩來說,是非常特別,而且非常美好的回憶,因為高凌風身為巨星,真的很忙錄,「從小爸爸在我生命裡沒有太多記憶,都是媽媽或外公外婆照顧我,他就是要到處表演,我記得他每次回來,都會在機場買巧克力和玩具給我們,所以我們每次都很興奮要去拆他的行李箱,但印象就是,拿完禮物,隔天他又飛走了。」

「但陪他到處巡演的時候,就是只有我們父子倆單獨,我記得我們去的第一個地方是夏威夷,我們走在沙灘上面,晚上去聽音樂,然後隔天彩排,彩排的時候我們會一起想,要講什麼笑話逗觀眾開心」,葛兆恩眼裡透著思念,「現在回想起來,那段日子是最美的一段時光,就只有我跟他,我們一起表演,那段日子是你永遠不會忘記的。」

▲曾和父親一起非出國巡演的日子,對葛兆恩來說是人生很美的回憶。(圖/翻攝自葛兆恩臉書)

父親離開了 帶著思念勇敢走出自己的路

但命運開的玩笑總是很無情,「他一直是身體非常好的人,在他生病前,他真的很有活力,讓人猜不出他的年紀」,沒想到疾病說來就來,一開始原以為是普通感冒,但突然間就被宣判,是血癌,轟動整個世代的青蛙王子就這樣倒下,「我真的不知道說,這段美好的時光這麼快就要被老天爺拿走,我還會以為他會一直陪我,可能到20歲、30歲、甚至結婚生小孩,但是現實永遠不會跟著你的想法走。」

對外界來說,演藝界失去了一個巨星,但對葛兆恩來說,他失去了他親愛的父親,明明還在享受和爸爸相處的美好時光,爸爸就這樣突然走了。那年,葛兆恩只有16歲。

6年過去了,葛兆恩說思念不曾停止,但爸爸的愛永遠像一股神祕力量,陪著他面對每一次的挑戰,他也很努力地走出自己的路,「我現在就是走一步算一步,因為現在世界變化很快,我不會知道我可以走到哪裡,但我就是盡力。」

這個充滿表演天分的年輕人,如今還在熱愛的舞台上嶄露頭角,「雖然從我13歲出來表演到現在,還是有人覺得我有光環,到現在還是一樣,但其實我已經習慣,我也很明確地知道,這些話、這些聲音,是這輩子都不會消失的,即便我父親已經離開了,都還是會有這些言論存在」,葛兆恩非常豁達,這些年被逼迫著長大,他也真的明白了很多道理,「我也感謝我經歷過的一切,因為我如果沒有面對那些事,我現在可能寫不了這些字句、寫不了這些歌,或者我面對人也可能不是這樣的狀態。」

▲現在的葛兆恩仍活躍在螢光幕前,不管是演戲或唱歌,他只希望大家愛上他的表演。(圖/翻攝自葛兆恩IG)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94要客訴】贏佛州者得天下?川普拜登搶29張選舉人票

大數據推薦

新八點華劇《廢財闖天關》第二波卡司發布會

讀者留言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活出自己/被狠罵靠爸、來亂的 葛兆恩如何靠自己紅到大陸 | 娛樂星聞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