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專訪/難接受父親病逝!鄭有傑曾陷重度憂鬱:狀況很糟

  • A-
  • A
  • A+

記者廖福生/台北報導

2010年12月18日,公視「擁抱青春靈魂最深處三部曲」播出了最終章《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讓鄭有傑的名字再度被提起,回憶當年以《陽陽》入圍金馬6項大獎,最終卻全摃龜的過去,鄭有傑坦言當初真的有被否定的感覺。

▲導演鄭有傑帶著《親愛的房客》再度叩關金馬獎。(圖/記者楊澍攝影)

鄭有傑回憶起當年金馬獎,入圍6項大獎後自己覺得應該會得到1、2個,沒想到最後是全軍覆沒「那時候聽到侯導在台上說『不斷的拍』,這4個字一直讓我堅持到了現在,你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但是你就拍下去,拍下去就知道了。我繼續拍下去了!所以我現在站在這邊。」

▲回憶當年以《陽陽》入圍金馬6項大獎卻全摃龜,鄭有傑坦言當初真的有被否定的感覺。(圖/記者楊澍攝影)

過去在許多社會運動中,經常看見鄭有傑的身影,更在《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裡,將所有噁心的社會現況一次宣洩,但這樣的炸裂其實也一直反映在鄭有傑的家庭成長之中,鄭有傑表示自己與父母一直以來都是在爭執,從表面上看來關係真的是不好,但總體來說其實是價值觀的問題:「最大的衝突來自於價值觀很不一樣,尤其對於所謂的成功的人生該是什麼樣子這點,但其實他們很開明,只是我那時候年紀輕、其實,我可能是我想要反抗的對象,不是我父母是這整個社會的傳統價值觀,所以其實我想要反抗的他們,只不過是這整個社會的傳統價值觀的兩個代表。然後因為我那時候年紀小,然後我唯一能夠衝撞的就只有他們。」

▲鄭有傑表示自己與父母一直以來都有爭執。(圖/記者楊澍攝影)

而直到父親過世的那個早上,鄭有傑才意識到自己一直以來花很大的力氣在跟他對抗:「我幾乎把所有的這一生的經歷都花在跟他對抗,我要證明我跟他不一樣,但是我還是過得很好,這件事情是真的,是他走的那一天之前我都沒有意識到。」

▲直到父親過世的那個早上,鄭有傑才意識到自己一直以來花很大的力氣在跟他對抗。(圖/記者楊澍攝影)

也因此,鄭有傑透露自己在父親過世後的那一陣子,心理狀態其實是非常糟的「那個時候幾乎是憂鬱症,整個不想起床,然後情緒非常不穩定、暴躁,那大概是我狀況最糟的時候。」最後,被太太逼迫接拍了李崗導演推薦的《野蓮香》,才慢慢走出來「當時我硬著頭皮拍,有一點就像是在心裡復健的過程,雖然很難以投入,但是整個過程其實也是我拍片以來最舒服的一次。」

最後提到了2020鄭有傑表示,自己現在的狀態跟2020之前完全不一樣,過去的自己非常抗拒跑宣傳、面對媒體,「我以前的觀念是結果片子拍完之後,可能就要講的話已經講完了,我為什麼還要跟那為什麼還要把自己弄成這樣?為什麼導演還要拍照?」

▲2020的劇變讓鄭有傑的心境有了不同的體驗。(圖/記者楊澍攝影)

鄭有傑的爆炸,在父親離去的那一刻出現了迷惘,原本應該不斷對抗的高牆,瞬間無法再有衝撞的機會,很多人認為《親愛的房客》是他對父親的告解與思念,但或許他只是想將自己的想法用他最愛的電影傳達給世人,就如同他在訪談中所說的「不要因為看到希望才堅持,我們現在先堅持下去,說不定之後就會看到希望了!不是嗎?」

➤ 點這裡看更多精彩圖片:https://www.setn.com/photos.aspx?ProjectID=7844​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讀者留言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金馬專訪/難接受父親病逝!鄭有傑曾陷重度憂鬱:狀況很糟 | 娛樂星聞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