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林青霞自曝跟鄧麗君在法國脫了 好「胸狠」

  • A-
  • A
  • A+

記者鍾志鵬/臺北報導

林青霞比鄧麗君小一歲,在早早成名的漫長歲月中,兩人一直是相知相惜的好閨密。在《窗裡窗外》一書中,林青霞自曝跟鄧麗君有一年在法國坎城海邊脫了。那一天林青霞拉掉自己比基尼的上衣,然後「猛激」鄧麗君。一開始鄧麗君連說了3次:「我絕對不會…我絕對不會…我絕對不會…」,但口氣慢慢的從堅決到柔軟。最後鄧麗君也大解放,跟林青霞一起衝進海裡………

▲ 林青霞難忘與鄧麗君那一年在法國海邊「解放」了。(圖/時報出版提供)

林青霞文筆超好  將生活的點點滴滴化成「詩」

林青霞與鄧麗君都是來自眷村的兩大美女。各自在影壇歌壇擁有不可撼動的地位。有網友說,能跟兩大美人同處在一個時代,可能是前世拯救地球,雖然是一句玩笑話,卻也見證林青霞、鄧麗君的歷史重要地位。

林青霞雖然淡出影壇,卻在文壇佔有一席之地,恬淡樸實的文章風格,多少巨星大咖好友,在她筆下呈現眾人不知的真實面貌。

▲ 林青霞難忘與鄧麗君那一年在法國海邊「解放」了。(圖/鄧麗君文教基金會提供、時報出版提供)

林青霞演過一百個角色  說最難演的是自己

林青霞在《窗裡窗外》書中說……

演過一百部戲,一百個角色,最難演的角色卻是自己,因為劇本得自己寫,要寫 個好劇本談何容易。

在我演藝事業最忙的时候,同時軋六部戲演著六個不同的角色,,我忘了演自己。 有一天,站在鏡子前面,看到的竟然是一張陌生臉。「我是誰?」我問自己「我喜歡什麼?」「我不喜歡什麼?」「我為什麼不快樂?」―我答不出來,這才發現,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失去了自己。

永遠記得那兩個快樂的下午……..

第一個下午:在美國紐約

那年我三十,在一個晴朗的午後,我和女朋友還沒換下睡衣,懶洋洋地斜躺在她 紐約的小公寓裏,我正拿著眉筆教她畫眉時,忽然聽到窗外傳來喧鬧的鑼鼓聲,來不及換衣服就把睡衣往裙裏塞,再加件風衣就往外跑。我們夾在人群裏湊熱鬧,在遊行隊伍遠離後,我和朋友散步到中央公園,倚在長長的木椅上,我瞇起雙眼 微風享受微風掠過我的臉龐、吹拂我的髮絲、掀起我裙角的感覺,眼前走過幾個中國人,正要坐直身子,卻發現人家並沒有留意木椅上那隨意懶散不化妝的林青霞,刹那間我,享受到那種沒有人注目你的自在感。原來快樂可以那麼簡單,不需華服不靠珠寶。

▲林青霞難忘與鄧麗君那一年在法國海邊「解放」了。 (圖/翻攝自林青霞微博)

第二個下午:在法國坎城海邊

九0年夏天,我和鄧麗君相約到法國南部度假,我們在坎城海邊沙灘上享受溫暖 的日光浴。許多法國女人脫了比基尼上衣,坦然迎接陽光的照射,周圍沒有人大驚小怪,也沒有換來異樣的眼光。那裏更沒有人知道誰是林青霞,誰是鄧麗君。

我放下了戒備,退去了武裝,也和法國女人一樣脫掉上衣,戴著太陽眼鏡,躺椅上沙灘椅上迎接大自然。鄧麗君圍著我團團轉,口中喃喃自語:「我絕對不會!我絕對不會這樣做!我絕對⋯⋯。」

她的聲音從堅決肯定的口吻,慢慢變得越來越柔軟。沒多久, 我食指勾著棗紅色的比基尼上衣和她一起衝入大海中。她終於堅持不住的「解放」了。

我們在大自然的懷抱裏笑傲,在蔚藍的海天間,「坦然」的面對人群。剎那間,我想起了紐約那個快樂的下午,我的靈魂從無形的枷鎖裏釋放了!當時我想,她一定跟我有著相同的感覺。

我和鄧麗君不常見面,但是我們心靈的某個角落卻是相通的,從十歲開始我們就在閃光燈和眾人的目光下成長,各自堅守著自己的崗位,盡心盡力的扮演著分配 給我們的角色,能夠做回自己的時刻卻少之又少。

那個法國南部陽光海灘的下午,對我們來說是特別的珍貴。那個時候,我就是我, 她就是她,我們都演回了自己。

▲ 林青霞難忘與鄧麗君那一年在法國海邊「解放」了。(圖/翻攝自《窗裡窗外》)

▲林青霞難忘與鄧麗君那一年在法國海邊「解放」了。 (圖/時報出版提供)

▲林青霞難忘與鄧麗君那一年在法國海邊「解放」了。 (圖/時報出版提供)

▲林青霞難忘與鄧麗君那一年在法國海邊「解放」了。 (圖/時報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林青霞著作之《窗裡窗外》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讀者留言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書摘/林青霞自曝跟鄧麗君在法國脫了 好「胸狠」 | 娛樂星聞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