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林青霞曝楊惠珊是可敬的對手 比演技更比「胸狠」

  • A-
  • A
  • A+

記者鍾志鵬/臺北報導

林青霞比楊惠珊小2歲,是台灣電影圈的兩大美女。一個戲路原本是清純少女,一個是社會寫實片女郎。原本不會碰在一起兩個人,因為林青霞轉型而相遇,開啟持長達40年的友情。在《窗裡窗外》一書中,林青霞自曝轉型之後拍的戲,造型奇特,螢幕上耍胸狠。拍《七隻狐狸》,葉蒨文的道具槍走火,擊中楊惠珊,自己跟彭雪芬當場嚇了一大跳。

▲林青霞(右二)自曝楊惠珊(右一)是可敬的對手,螢幕上兇狠,螢幕下好姊妹。(圖/時報出版提供)

繁華不是夢  林青霞楊惠珊是這時代最美麗的一首詩

《慧眼識英雄》是1982年的電影,是林青霞楊惠珊第一部合作的作品,兩人從此建立將近40年的好交情,各自經歷了人生,過往的繁華不是夢,是這個時代,最美麗的一首詩。林青霞在《窗裡窗外》,這樣描述「什麼樣的女子」--楊惠珊....

她牽著我的手,很實在,很有力,仿佛有股能量經過我的手掌、手臂直到我的心。這是我從來沒有的感覺,我一直在尋找原因,是她慈悲?是她有愛心?是她⋯⋯? 最後,我終於找到了答案。

▲ 林青霞自曝楊惠珊是可敬的對手,螢幕上兇狠,螢幕下好姊妹。(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那時候她大多演社會寫實片 黑社會老大的女人

她,是個什麼樣的女子?第一次見到她,她很靜,不太說話,坐在她姊姊旁邊。 我對她很好奇,不停地偷瞄她,有時候問她一兩個問題,也是一句起兩句止。那時候她已經很有名氣,我們的戲路截然不同,所以在影圈十年都沒有碰過頭。我七九年赴美,在美國待了一年多,回台灣轉了戲路,才有機會跟她合作。那時候她演的戲多數是社會寫實片,角色也多數是黑社會老大的女人,我們合作的第一部戲是《慧眼識英雄》(林青霞演記者),那是部警匪片。有一個鏡頭拍她的背影,她依附著一個男人,從碼頭的甲板走向等著他們的小船。

▲林青霞自曝楊惠珊是可敬的對手,螢幕上兇狠,螢幕下好姊妹。 (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林青霞自曝遇到對手  讚嘆楊惠珊連背影都演得好

我在攝影機後面欣賞她演戲,她穿著黑色長褲,藏青色風衣,頸上圍著圍巾,海風把她的衣角和圍巾輕輕吹起,我見到的畫面是一個飄零的癡情女子緊緊的跟隨著她愛的男人。我嚇到了!她演得太好了!連背影都演得這麽好。那時候我知道我碰到了對手。

▲ 林青霞(圖上右三)自曝楊惠珊(圖上中)是可敬的對手,螢幕上兇狠,螢幕下好姊妹。(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紅粉兵團》造型奇特  林青霞楊惠珊比「胸狠」

第二部跟她合作的是詼諧喜劇片《紅粉兵團》,戲裡有七個女孩子,個個造形奇形怪狀,我的造形是頭頂大毛帽,,頸繫紅領巾,腰纏一排子彈,足登過膝大馬靴,一身勁裝,一眼睛戴著黑眼罩的獨眼龍。她戴著一頭刺蝟狀的金色假髮,假髮幾乎遮住她的眼睛,有點怪異,即使如此,她的戲還是七個人當中演得最為入神的。

▲林青霞自曝楊惠珊是可敬的對手,螢幕上兇狠,螢幕下好姊妹。 (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七隻狐狸》出意外  葉蒨文道具槍射中楊惠珊

第三部合作是《七隻狐狸》,有一場戲是我們七個勇猛的女子,一個個拿著槍站在牆頭上。在等開機前,幾個女孩子嘰嘰喳喳大聲說笑,只有她默默望著前方的導演和攝影機。我站在她左邊,彭雪芬站在她右邊,我左邊站的是葉蒨文,我們三人嘻嘻哈哈說個不停,忽然一聲槍響,葉蒨文的長槍走火,「碰!」的一聲打在她的心臟位置,我跟雪芬傻了,只見葉蒨文兩手顫抖,驚恐的叫著:「惠姍!惠姍!對不起!對不起!」。

▲ 林青霞(圖下 左二)與楊惠珊(圖下 左一)是相知相惜的閨蜜。(圖/翻攝自豆瓣電影)

楊惠珊淡定的對嚇傻葉蒨文說:沒事!沒事!

惠姍只轉頭望了葉倩文,低頭看看打在她胸前那個小泥團,淡然說:「沒事,沒事。」我們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葉蒨文,傻傻的說:「我還以為她會死。」 這驚恐後的鬆懈,笑得我們眼淚直流。笑歸笑,我對她的敬佩之心從此開始。

林青霞讚以「鐵牡丹」 讚嘆楊惠珊的轉變

今年(2010年)九月到上海,張毅和楊惠姍帶我參觀他們二人打造的琉璃中國博物館和琉璃工房廠房。博物館外牆牆角上,鐵絲網做成的碩大牡丹花隨風搖曳,張毅驕傲的介紹說這是惠姍做的,惠姍微笑著仰望自己的作品。我望著那外形柔軟質材堅硬的牡丹花,再望望惠姍,我看不到電影裏那個飄零女子的影子,我望到的是信心滿滿、外柔內剛的藝術家,正如那爬在高樓上的鐵牡丹。「惠姍!你真棒!」我由衷的說。       

 ▲林青霞與楊惠珊是相知相惜的閨蜜。(圖/時報出版提供)

在琉璃之前 楊惠珊就如征戰沙場的女將軍

我跟惠姍進入吹製工作室,那裏鬧哄哄的,室內溫度高達攝氏四十五度,因為正中有個大溶解爐,還有幾支噴著熊熊火焰的管子,只見幾個大漢頭上包著毛巾,大滴大滴的汗珠子往下墜。

惠姍見我性緻很高,說要示範給我看。不一會兒她已經加了件藏青色綿製短外套,說是裏面那件衣服容易著火,她從工作人員手上接過剛從溶解爐裏拿出棍頭連著滾燙琉璃的大棒子,一面下達口令,聲音洪亮俐落,幾個大漢迅速的跟隨她的指令配合著那一千四百度濟爐的爐門打開,一股強烈的熱氣往外衝,她撩起大長棍,就往爐裏伸,馬步十分穩健,又彷彿孔武有力,就像是置身沙場指揮若定的女將軍,他們分秒必爭不容有失,看得我心驚膽顏。

楊惠珊琉璃鍍金  讓林青霞看得目眩神迷

工作人員透過那枝大長棍把琉璃吹製成花瓶,惠姍搬了張椅子坐下:「青霞,我鍍金給你看。」話音一落那琉璃火球已伸到了她面前,她淡定自如的拿著一張張金箔紙片,纖纖玉手往花瓶上一揮,空中即刻燃起一團輕火,那金箔就貼在幾百度滾燙的花瓶上,看得我目眩神迷。

慈悲觀音有四個面相  四十二隻手臂每一隻手都有一隻眼

在琉璃博物館,我最欣賞的作品是樹脂做成將近五米高的彩色千手千眼觀音,觀音法相莊嚴而體態輕盈,這是慈悲觀音,有四個面相,四十二隻手臂,每一隻手都有一隻眼,代表他眼看眾生需求,四面無所不在。

我面對觀音,說不出話來,事實上說什麽也是多餘的,我完全可以感受得到惠姍離開影圈二十多年是如何一步一腳印的走到現在。她要花多少個晝夜,用多大的慈悲、耐心和毅力,才能呈現出眼前這座觀音的完美化身。

 ▲楊惠珊息影多年,潛心修習佛法。 (圖/翻攝自楊惠珊佛光山-千手千眼觀音紀錄片)

林青霞「仰望」楊惠珊 她彷彿變得跟觀音一樣高

我仰望惠姍,她長高了,不,她變高了,她彷彿變得跟觀音一樣高,這時候我明白了為什麼她牽著我的手,有股直透我心的能量。我和惠姍靜靜的燃上了香,對著觀音三鞠躬。

 ▲林青霞曝楊惠珊是可敬的對手,螢幕上兇狠,螢幕下好姊妹。 (圖/時報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林青霞著作之《窗裡窗外》

2020年11月1日楊惠珊夫夫婿張毅導演過世,林青霞微博發文悼念:「我跟江青藉此追悼、緬懷導演和藝術家張毅,也期盼惠姍能夠節衷,勇敢面對並保重自已。」盼望好友能早日走出傷痛。珍惜彼此友情…………

 ▲林青霞微博追思張毅,鼓勵楊惠珊。 (圖/翻攝自林青霞微博)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讀者留言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書摘/林青霞曝楊惠珊是可敬的對手 比演技更比「胸狠」 | 娛樂星聞

熱門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