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評/《戀人的最後情書》問你,是要虛偽度日還是把握真實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劉世澤

「我倆平行的人生,很幸運地再度交會了。」

幾封情感真摯的情書,夾藏在塵封的書本裡。情書的文字,有可能靜靜的被書本的文字包圍吞噬,直到世界末日、地球毀滅。卻因為一位女記者艾莉意外進入了報社的檔案室,發現了這幾封情書,讓一段本該被遺忘的戀情,突然有了生命,花開了,平行線拐了彎,在交集點微微撞出火花。英國電影《戀人的最後情書》講述的就是一部用書信所串起的愛情電影,跨越了倫敦半世紀的兩個時空。

▲《戀人的最後情書》講述一段已婚人妻珍妮佛,愛上記者安東尼的不倫之戀。(圖/Netflix提供)

1960年代的倫敦,珍妮佛嫁了一個多金、帥氣,事業有成的丈夫勞倫斯,看似幸福的人生,卻又是一個美好婚姻的假象,此時報社記者安東尼因為採訪的關係,認識了珍妮佛。兩人不倫的情愫在心中滋長。已婚的人妻,有可能放下完美丈夫,完美家庭,而選擇一位性格不羈的記者嗎?安東尼透過一封封情書的表白,毫不掩飾的要珍妮佛放棄家庭,選擇所愛。

「把握這份真實,永恆的情感,是的,這讓人害怕,但我相信虛偽度日更糟。」安東尼的最後一封情書,希望珍妮佛跟他私奔到紐約。但珍妮佛真有勇氣打破原有的平靜,承擔這一切的後果嗎?

▲感情世界最難的習題,往往是選擇,對女主角來說,選擇家庭,還是選擇愛人,讓她陷入兩難。(圖/Netflix提供)

感情如果能像一張畢業證書,清清楚楚記錄下入學、畢業的日期也就罷了,那至少代表這段時間的保證。偏偏感情總是起了頭、拐個彎、走了心、最後就像望著大海,雖然看得到遠方,卻看不到終點了。

接連幾部作品,都看到了情感善變模樣,對人性造成的折磨,到底愛情的標準配備是甚麼,「忠貞」嗎?

▲《戀人的最後情書》當中,可愛、風趣女主角珍妮佛,在婚姻裡出軌。(圖/Netflix提供)

從舊劇《春夜》裡的女主角,一見鍾情愛上男友學弟的劇情;或者美劇《性/生活》裡面,女主角就算有著人人稱羨的老公及家庭生活,卻仍糾結在前男友的愛慾之中;甚或《戀人的最後情書》當中,可愛、風趣女主角珍妮佛,仍在婚姻裡出軌,選擇精神跟肉體都獻給另一段炙烈的情感。我們刻板的認為女性在情感情慾中安於現狀的模樣,接連被一刀劃破。

一段1965年禁忌的戀情,意外透過女記者好奇心的追查,讓將近半世紀的情書,有了重見天日的機會。然而不倫的倆人,也不是沒有糾結。男方甚至一度拒絕女方的索吻,但這慾望就像被點燃的煙火,它不斷地朝向天空綻放絢麗的顏色,豈是任何一方,想熄滅就能做到的呢。

▲時隔半世紀,年輕記者艾莉意外在檔案室,發現安東尼寫給珍妮佛的情書,激起她對這段戀情的好奇。(圖/Netflix提供)

「隨心所欲是許多美好事物的核心。」這是男主角其中一封信所提到的,他希望女主角不要留給她先生一個苟活的人生,跟一場權宜的婚姻,鼓勵他離開丈夫,忠於現在的自己,但這答案真的對嗎?只怕男女雙方都沒有把握。

《戀人的最後情書》探討了一個極為普遍的愛情課題,就算男女角色互換,其實也是一樣的糾結,是要選擇三個人一起失眠,還是有個成全的結局,答案沒有對錯,就像滿月掛夜空,它終究是個圓,而兜圈是無法避免的輪迴。

▲男女主角困在不倫的情感糾結中,而男主角一封封真摯的情書,記錄下兩人的狂熱的愛。(圖/Netflix提供)

「親愛的,沒有妳,我的生命毫無意義。」電影開頭,就用作家海明威的一段話,完述了電影想要傳達的意念。但真有那樣的「妳」,才能帶給每一個「我」生命的意義嗎?我懷疑。
 

※ 更多有關劉世澤《名人短評》請點擊閱讀→https://reurl.cc/dG7jok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讀者留言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短評/《戀人的最後情書》問你,是要虛偽度日還是把握真實 | 娛樂星聞

熱門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