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斯卡羅》心境只有孤獨 吳慷仁:怎麼會要演他?

  • A-
  • A
  • A+

記者李鴻典/台北報導

你看了嗎?公視新戲《斯卡羅》(SEQALU:Formosa 1867)在昨(14)日首播,獲得好評。金鐘影帝吳慷仁在劇中演繹大時代下的卑微小人物,他也在昨天吐露拍戲心情,印象最深刻的應該是那時候心裡只有兩個字…孤獨。

《斯卡羅》內容改編自陳耀昌小說《傀儡花》,劇情以1867年發生在恆春半島南端的「羅妹號事件」為背景,故事交織歷史人物和虛構角色。金鐘影帝吳慷仁為戲褪下明星光環,邊緣演繹大時代下的卑微小人物,與兩位資深金鐘視帝雷洪、夏靖庭有精彩對手戲。

▲吳慷仁吐露拍戲心情,印象最深刻的應該是那時候心裡只有兩個字…孤獨。(圖/公視提供)

吳慷仁在臉書發文表示,自己一直沒有寫下拍攝斯卡羅的心情,因為有點久了…有點遺忘了當時的感受…加上自己一直覺得…的戲份也不是太多,談不上在劇組最久,所以遲遲寫不下想說的…

而且不是很想說自己當時生理、心理的狀況,一定會被長輩念,好受嗎?只能說不太好受…印象最深刻的應該是那時候心裡只有兩個字…孤獨。

吳慷仁透露,雖然接下任務就有了心理準備,「但看到腳本後真的讓我有點緊張…怎麼會要演他?那個身分的他…如果要呈現劇本裡的他,以電視劇的拍攝又長又慢的情況下,算一算自己的拍攝期要維持3個半月的狀態,很難也不能鬆懈…每天的飢餓感讓人感到孤獨…如照片裡的樣子,如沒有明天的角色…當時都到底都吃了什麼?我也忘了…看著食物包裝的卡路里…反正太高的就免了…伙食費很省就是了…」

吳慷仁說,有戲的時候找太陽曬著…放假的時候更是曬著太陽…那種太陽在哪我就在那的習慣就像一種病一樣,沒有曬到太陽會讓人焦慮,感覺一天沒曬到就會變白,會變回都市的自己(腦袋有問題)。

除了太陽下焗烤般的在戶外坐著…就是在房間裡背著台語與排灣語,台語也要背?對啊…好想回到17歲做板模的時候,那時候在台南被閩南老闆用台語罵到自己台語變的很不錯的記憶已經不在了(可惡),「而這次的台語是母語…我反而覺得是最難的地方,口氣沒有就會很漏氣,在開拍前自己跑去了八里的金枝演社拜託王榮裕(二哥)教我,驢著他一個字一個字的教我,錄下他的口氣,回去反覆的聽著…幸好找到他,不然憑我的破台語我還真的不知道怎麼辦…謝謝二哥」。

▲《斯卡羅》內容改編自陳耀昌小說《傀儡花》,劇情以1867年發生在恆春半島南端的「羅妹號事件」為背景。(圖/公視提供)

「排灣話…華加婧老師也是被我殺去的墾丁煩的不要不要的…辛苦她了…」吳慷仁說,不論導演或是其他演員也都很詳細的介紹了當時的狀況與心情,不難聽出是有多麼困難…而是就算開拍…每天都還是有這真的拍得完嗎?的心情…不可思議…

相信很多人對這段模糊的歷史就像是一個新聽說的故事一樣,不奇怪,「因為就算我是斯卡羅裡面的演員,我直到現在還是會覺得,這些都是真的嗎?我也期待藉由斯卡羅的播出,雖然是戲劇呈現,但我想看看這個改變台灣命運的事情,是如何而來,又帶著當時活在台灣這片土地的人要走向何方…」

吳慷仁表示,用開放的心情,請大家看看,也請大家多多包涵,戲劇非全部還原,想傳遞的是一種精神與人性的借鏡,這是所有人那段日子努力(拚命)後的成果,就不提有人被牛撞飛,飛很高很高的事了~以上,感恩合十~「又是一部讓人驕傲的作品,能當演員很感恩,燈光攝影真的很棒,請大家告訴大家」。

▲夏靖庭、吳慷仁、雷洪同場飆戲。(圖/公視提供)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均均聊新聞】仇視台灣人血洗教會!退休教授周文偉起底 牧師親筆信曝光

讀者留言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拍《斯卡羅》心境只有孤獨 吳慷仁:怎麼會要演他? | 娛樂星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