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花」為何更名《斯卡羅》?原著陳耀昌揭「讓步主因」

  • A-
  • A
  • A+

文/中央社

以1867年「羅妹號事件」為背景、斥資新台幣2.2億的史詩旗艦影集《斯卡羅》14日晚間首播,改編自小說家陳耀昌的作品「傀儡花」。陳耀昌也在臉書分享創作歷程以及讓步更名為《斯卡羅》原因。

▲吳慷仁出演《斯卡羅》挑戰大時代下求生存角色,為了貼近角色形象,吳慷仁半個月內逼自己減重11公斤,更曬黑皮膚。(圖/公視提供)

陳耀昌回憶,他在2012年春天一趟屏東的「荷蘭公主廟」之行中,因看見廟邊船骸引發的好奇之心,進而影響「傀儡花」寫作,斯卡羅族群的重現,以及台灣影視史的重要里程碑。

陳耀昌說,當初寫台灣史小說,心中的夢想就是拍成日本大河劇。沒想到小說竟得了「台灣文學獎小說經典獎」,更因此夢想成真。「傀儡花」在2016年出版,2018年就有幸被公視董事長陳郁秀看上,且時機湊巧,能有文化部國發基金經費補助。2018年3月,《傀儡花大河劇》要開拍的訊息正式宣布。

▲史詩劇《斯卡羅》14日開播,原著「傀儡花」作者陳耀昌(圖)對杜撰角色「蝶妹」很有感。(圖/公視提供)

陳耀昌指出,「傀儡花」更名為《斯卡羅》,其實見仁見智。「小說化歷史」的初衷是強調歷史,當然回歸歷史。曾有不少原住民朋友表示,「傀儡」本是歷史名詞,並且加上「花」,明顯無歧視之意。

陳耀昌說,他強調「族群和諧」也讓步接受,希望看到顯現在螢幕上的台灣史實。如今欣見《斯卡羅》3字,自30多年前楊南郡與徐如林寫「斯卡羅遺事」變成大家琅琅上口的詞語,讓這個曾經活躍於台灣史的族群復活。

從小說到電視劇,陳耀昌對「蝶妹」這個角色特別有感。他說,蝶妹是書中眾多歷史人物之外,唯一被杜撰出來的串場角色。沒想到這個角色出版後,受到眾多讀者喜愛,又因為《斯卡羅》能具象化。

▲《斯卡羅》改編自作家陳耀昌小說「傀儡花」的戲劇作品。(圖/公視提供)

導演曹瑞原也在開播前透過《斯卡羅》臉書粉絲專頁分享,指出一部片不需要去、也不可能去承載所有歷史的真相,「首先要讓影片動人、要讓影片好看,如此後續的觀眾反饋與互動及歷史學者的觀點才是最後的寶石。這也才是影視作品的價值」。

曹瑞原說,台灣過往的歷史,像是散落的碎片。《斯卡羅》是第一片,之前大部分影片都止於日據時期,但也只是其中一小片,「希望未來,我們可以一起慢慢拼出那個『母親』的容顏!也就是一直孕育我們的這個島嶼、這片土地的真正面貌」。

《斯卡羅》全劇共12集,即日起每週六晚上9時在公視首播,每週連播2集;公視+、LINE TV、Netflix、myVideo、中華電信MOD、Hami Video也將跟播。另外,30日起,文化部全新英文國際影音串流平台Taiwan+搶先在海外地區獨家首播,一次上架前6集,讓全球觀眾先睹為快。

中央社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讀者留言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傀儡花」為何更名《斯卡羅》?原著陳耀昌揭「讓步主因」 | 娛樂星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