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原對話瞿友寧!《刻在》原編劇不敢看電影:孩子被別人養

  • A-
  • A
  • A+

記者廖俐惠/台北報導

同志愛情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爭議不斷,先是電影歌曲被爆抄襲,近日又有PTT網友爆料,稱該電影劇本本身就是抄襲,指控監製兼編劇的瞿友寧只是收割。據了解,《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劇本的前身叫《在天堂的路上》,但《天堂》的編劇鄭心媚卻未出現在電影編劇列當中,被質疑是「整碗捧去」。對此,《三立新聞網》訪問到原編劇鄭心媚,她談起這一段過程不斷嘆氣,更坦言她難過到現在都沒去看電影。

相關閱讀:《刻在》是抄襲?瞿友寧委屈首發聲明:一個字都沒用上!

https://star.setn.com/news/990428

▲導演瞿友寧。(圖/資料照)

一名匿名網友在PTT爆料,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這部電影其實是另一名編劇寫的,瞿永寧當初拿到手的就是完整劇本,後來說要趕送輔導金,就要編劇先簽了授權了事。後來輔導金到手之後,瞿友寧開始嫌棄劇本不好,編劇沒有能力,劇本需要大改,接下來就沒消沒息;之後說經費不夠,劇本還要找人改,最後把原編劇打發掉,結果電影出來就變成瞿友寧自己的。

針對此爆料,《三立新聞網》訪問到電影劇本的前身《在天堂的路上》編劇鄭心媚,一被問到此事,鄭心媚就大嘆了一口氣,認證PTT的爆料「過程差不多是那個樣子。」

鄭心媚回想起,當時自己轉行當編劇,還只是個菜鳥,那時候單純希望有個作品被拍出來就好,一開始還滿開心的,但後來拿到輔導金之後都沒有進展,也沒有與對方簽編劇約,「對方(瞿友寧)就一直覺得都寫不好啊,都不好啊什麼什麼的,我其實沒有寫過很多版啦,大概就送輔導金那一版,拿到之後,又說要修改,之後我又交了一個修改的大綱去給他這樣,就沒有消息這樣子。」

「對方一直覺得,我是新編劇,我有很多不懂,然後我寫不好」,鄭心媚說,那個時候她確實是個編劇菜鳥,沒什麼信心,所以當時也有想過,是不是要找更厲害的人來接手、修改這個劇本。

由於拖了1年多,鄭心媚決定寫信詢問瞿友寧,「不知道還有沒有要進行,如果要進行,可能要先跟我講,我也要生活吃飯,我也沒有收入,還要把這個事情排進去這樣。」對方當時回應,「如果妳沒有時間的話,就找別人來修改。」

▲鄭心媚否認瞿友寧抄襲,但仍無奈地說「好像生出來的小孩被別人養」。(圖/民視提供)

記者進一步詢問,所謂的找人「接手、修改」等於是將她從劇本中除名,還是有其他人加入?鄭心媚說,「就是把我去掉,因為後來寄來的合約,直接要我劇本授權給他們,他們交給別人修改這樣。」

鄭心媚坦言,她自知當時並不是一個讓人認可的編劇,錢多錢少對於她來說沒關係,「(可是)我確實是最先開始寫的那個人啊,後面卻不在編劇群的掛名裡面,我其實滿傷心的。」如果當初電影上映時,她有被列在編劇群當中,鄭心媚認為,就會覺得自己的努力有被看到。

至於是否有看過《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鄭心媚坦言「我不想看!」這部電影對她來說是個不想勾起的回憶,儘管所有人都跟她說要去看,看了之後才知道與她的劇本是否有差異,「但我就覺得算了,過去了,當初我也簽了授權了,我也同意了。」

不過鄭心媚內心仍然相當複雜,直言「自己創作的東西是滿珍惜的,但後面就會覺得,好像生出來的小孩被別人養」,但又覺得那時候能力還不夠,沒辦法自己把小孩養大。鄭心媚強調,在這起事件發生後,並沒有與瞿友寧鬧翻,之後也很常在工作場合上遇到。

▲鄭心媚坦言,不敢看這部電影。(圖/氧氣電影提供)

鄭心媚也否認瞿友寧抄襲,強調沒有要走法律途徑的打算,在去年上映時她本來就沒打算說什麼,只是現在突然爆了出來,「我寫的每一部,下一部都會比現在的好,我覺得就是持續努力,不用一直回頭看這些」,但她坦言有和朋友抱怨這件事情,似乎才因此曝了光。

最後,鄭心媚表示,其實這樣的事情不是只有她經歷過,很多剛入行的編劇都有遭遇過,「台灣整體環境都說劇本很重要,但對編劇的處境沒那麼重視,希望這個產業可以變好,今天大家在討論,希望讓大家看見很多有才華,而且很努力的編劇,他們應該要被好好對待、看見。」

針對此事件,瞿友寧所屬的氧氣電影也發出聲明,指出最後完成的《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和《在天堂的路上》是不一樣的兩個劇本,也是一個新劇本。因為鄭心媚、吳洛纓的劇本沒有被採用,所以瞿友寧將兩人掛上編劇顧問,也都經由兩人同意。

至於當時為何與鄭心媚沒合作了?瞿友寧表示,心媚明確表示有其他工作在身,不方便繼續完成,於是和導演同意她退出編劇工作,「並且雙方也擬有一份契約,付給不只她所申明的十萬元,而是十五萬元,並且告知未來這個故事,她想去送其他補助,一點問題都沒有。」

▲瞿友寧聲明。(圖/翻攝自瞿友寧臉書)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讀者留言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還原對話瞿友寧!《刻在》原編劇不敢看電影:孩子被別人養 | 娛樂星聞

熱門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