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評/《D.P:逃兵追緝令》追的是,旁觀者無奈的旁觀

  • A-
  • A
  • A+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文/劉世澤

看完了六集的韓劇《D.P:逃兵追緝令》,我的靈魂飛越了台灣海峽,來到1996年的小金門(烈嶼)。

那天是莒光日的課程,當兵能坐在中山室看電視,是幸福的,一個禮拜就這麼一天。而那一天,無聊的節目讓人昏昏欲睡,正當老兵睡成一片,新兵享受片刻寧靜的時光,連長突然走向揹著值星帶的我,說了幾句話,隨後我就走到中山室的講台前。

▲《D.P:逃兵追緝令》以追捕逃兵為題材,情節緊湊話題新穎。(圖/Netflix提供)

「所有人回寢室繫S腰帶,水壺裝滿水,兩分鐘後連集合場集合完畢。」我放大音量,對著中山室的弟兄下了命令。

面對連長的交代,我已經習以為常,雖然發生的次數不多,但到了烈嶼一年多,這經驗是有的。某單位有新兵逃兵了,在烈嶼,當有人逃兵,師部就會發布演習,代號是「雷霆演習」,連隊裡除了必要的留守人員,其餘的就是按照分配的區域,搜尋逃兵的下落。

還記得剛當到連上報到的時候,跟著兩位同梯弟兄,在大寢室被學長銜接,學長雲淡風輕地說,不要想逃兵啊,烈嶼耶,你是能逃到哪裡。但就是有人會逃兵,幾乎都是新兵,抓逃兵的「雷霆演習」,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在小小的島上發生。

《D.P:逃兵追緝令》是部陽剛味十足的影集,沒有女主角,沒有任何談情說愛的劇情,但它應該能得到所有男性觀眾的共鳴。關於當兵我們總有說不完的話題,尤其老兵欺負新兵,更是亙古不變的循環,但是當「欺負」這兩個字沒有拿捏好分寸,或者用在錯誤的對象上,那往往就像踩在地雷上一樣,炸開後,可是方圓幾公尺內的人事物都會受傷的。

▲《D.P:逃兵追緝令》中老兵欺負新兵的場景,對台灣當過兵的男性來說,並不陌生。(圖/Netflix提供)

「沒有痛苦的教訓,就沒有意義。」這是劇中某位老兵告訴菜鳥的教誨。換成台灣部隊的說法,就是「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D.P:逃兵追緝令》選擇用抓逃兵作為戲劇主軸,的確抓住觀眾的目光。部隊是個如此封閉的環境,而部隊的行為,又不同於常規社會,因此作為戲劇或電影題材,始終能得到不錯的反應。而抓逃兵,則更是充滿刺激的議題,因為會出現逃兵,通常都是出現不適應的現象,而部隊裡的不適應,最大部分,就是來自那無限輪迴的老兵欺負新兵。《D.P:逃兵追緝令》裡,讓我們看到了面臨北韓威脅的南韓部隊裡,新兵是如何戰戰兢兢過日子,其實在台灣的部隊,也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光景。

那年夏天,在高雄壽山上了船,經過整夜的航行,到達了大金的料羅灣,再轉搭小船來到小金門(烈嶼),分發到部隊已經是晚餐過後的時間,菜鳥班長,把我們先安置在大寢室,接著就見到了恐怖的場面,幾個帶著奸笑,一看就是老兵的弟兄,躺在床上,對著幾位阿兵哥大聲喝斥,一會叫他們開合跳,一會叫他們伏地挺身,連串的三字經飆罵。然後就看到老兵坐在伏地挺身的阿兵哥背上,這位老兵,就這樣對著我和另外兩位同梯說:「你們三個最菜的菜鳥仔,這只是前菜而已。」

▲具教煥(左)跟丁海寅(右),分別飾演緝捕組的老兵跟菜鳥,專門追捕逃兵。(圖/Netflix提供)

事後我才知道,原來那天大寢室的場景,是老兵要中鳥配合演出的,就是嚇嚇我們。而我該慶幸的是,一年十個月的烈嶼生活,因為國防部的精進士官制度,讓我能以義務役的士官身分,暫代士官長職務,我的寢室辦公室,比副連長還大,休息時間,還能用隨身聽,聽著王菲的歌,那空靈的歌聲,陪我撐過了幾百個穿著迷彩服的日子。

然而,不是所有人幸運如我,《D.P:逃兵追緝令》裡面,幾個逃兵的故事,其實也都活生生在我們的周遭發生。影集裡,很深刻的描述了軍中黑暗的一面,大部分的逃兵,都是在菜鳥時期發生,很弔詭的一件事是,當兵前,我們根本不知道這麼多折磨人的手段,也不知道人性有如此的黑暗面,但是到了部隊,看到老兵的所作所為,當我們有一天也成了老兵時,那些暗黑面,就像內化在性格裡面一樣,一一浮現。當然不是所有老兵都是機車的,我們遇過很多斯文的老兵,但斯文不代表他不老,他也許不欺負人,但是老兵該有的地位,該享的福利,這種人也是不會放棄的,這是循環,這是他用時間換來的,任何人都不會放棄自己老兵的身分和待遇。

▲《D.P:逃兵追緝令》劇中,已經不是菜鳥的一兵,仍被老兵欺負,最後演變成難以收拾的悲劇。(圖/Netflix提供)

「當兵是要保家衛國,結果他卻被人毆打欺負,所以他才會逃啊,而且還沒有人負責。」這是劇裡一位逃兵媽媽的心聲。她說的沒錯,只要沒有鬧出人命,部隊裡老兵對新兵許多不合理的折磨,很容易被視為訓練的一部分,訓練你的心性、你的耐性、你的人性。但當這些老兵訓練被無止盡放大的時候,往往會走向失控,因為你施虐的對象,是你完全不知性格、背景為何的人。《D.P:逃兵追緝令》最震撼的劇情,就是建構在這個面向上面,讓全劇在結尾,走向一個不可控的悲劇。

▲被追捕回來的逃兵,面對媽媽的安慰,無奈地告訴母親,部隊的文化,不會有任何改變。(圖/Netflix提供)

而這部劇,也點出了一個最重要的觀點,為什麼所有人都選擇坐視不管,選擇當旁觀者。一位逃兵在逃離部隊後選擇自殺,他的姐姐對劇中的男主角提出了疑問:「既然你們都知道我弟弟那麼善良老實,他被欺負的時候,你為什麼坐視不管。」這個問題,點破了軍中最深沉的無奈,而當過兵的人都知道很難回答。

兩位專門負責抓逃兵的主角,安俊浩(丁海寅/飾)本身也是位菜鳥兵,暗黑的家庭背景,反而讓他的心思更能碰觸到逃兵者的心理狀態。而韓浩烈(具教煥/飾)則已經是抓逃兵的老鳥了,在劇中,他演活了那位能混則混,該抓就抓的緝捕組老兵的角色,搶戲的程度,完全不輸帥氣的男主角丁海寅,而兩人的搭配演出,一油膩一清淡,堪稱完美結合。

▲男星具教煥演活了緝捕組老兵韓浩烈這個角色。(圖/Netflix提供)

那個被中斷的莒光日,我背著值星帶,帶著一群阿兵哥,在烈嶼后頭的黃厝醫院附近,搜尋著那位聽說剛下部隊沒多久的逃兵,他也許是草莓兵,也有可能受了很多委屈,但在這島上,他要逃去哪裡呢?
 

※ 更多有關劉世澤《名人短評》請點擊閱讀→https://reurl.cc/dG7jok

 

加入setn好友
追蹤娛樂星聞
【桃園閩南文化節-藝陣大匯演 Live直播】傳統與現代藝術融合經典大戲!超強陣容不容錯過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短評/《D.P:逃兵追緝令》追的是,旁觀者無奈的旁觀 | 娛樂星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