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倪重華想把台北電影節變什麼樣?內部人士大爆料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圖片取自新新聞

▲倪重華入台北市府後,似乎在身分轉換上出了些問題。(圖/新新聞提供)

撰文/李又如(新新聞)

「李烈閃辭台北電影節主席!」十一月二十五日,台北電影節的自主性,爆出遭到干預,引燃電影圈怒火。從上任之前的遴選爭議、到Livehouse的政策跳票、還讓文資團體不斷上門抗議,這次,連電影人都被「倪桑」惹怒。

台北電影節是台灣第二大影展,每年以主題城市引進國外影片,近年更奠定發掘新銳的特色,屬於台灣本土電影的「台北電影獎」,電影人在頒獎典禮上更有聲援街頭議題的空間,「國際新導演競賽」也吸引世界各地的影片來報名,默默做了很多國民外交。

面對指控,倪重華一一否認

李烈除了在聲明指出「文化局要棄文化而選擇商業,十七年來沒有人干涉或下指導棋的型態要被改變」之外,並無多做解釋,記者去電詢問,助理也表示不願受訪。文化局則在爭議當下發出新聞稿回應,倪重華隔日下午回答媒體詢問時,顯得氣定神閒,一一否認所有指控。

「台北電影節我從第一屆就參與,我很清楚其精神何在」、「我只是希望可以跟電影產業政策相配合,提出方向,並沒有要執行的細節」、「我沒有要求放商業片,電影節從來就不應該從商業的角度出發」,影展工作人員看到倪重華全盤否認,簡直不可置信,「不要相信他!根本就是個雙面人!」A氣憤地說。

A還透露,「雖然他常常說不強迫,文化局卻三不五時打電話來問,政策配合的活動想到了沒。」而B也指出,某次影展人員都在場的會議,文化局的人還炫耀局內的公關做得多好,把記者按捺得好好的,「言下之意,就是要我們不要跟記者亂講話。」

B憶起,原以為文化局的人是來瞭解電影節,放完影片後,只見官員們臉上興致缺缺,劈頭批評電影節哪裡不好,要大家「改進」。但B強烈質疑,「今年的台北電影節,倪重華從頭到尾都沒有來看電影、參加活動,只出席頒獎典禮,憑什麼說電影節不好,要我們改?」

圖片取自新新聞

▲李烈辭職,獲得許多電影工作者的聲援。(攝影/林瑞慶)

不知道新方向如何實踐

這種傲慢,也有一群人感同身受。倪重華二十六日向媒體說明後,顯然沒有平息電影人的怒火,台北電影節諮詢委員廖慶松、葉如芬、曾文珍、陳儒修、郭力昕集體辭職,聯合發表聲明,批評倪不與人溝通、一意孤行、剛愎自用。

一位諮詢委員透露,「都十一月底了,八月底結束的影展,到現在還沒召開諮詢會議。而總監、主席都辭職了,如果諮委有作用的話,不是應該趕快開會諮詢意見嗎?」他提到過去會議的經驗,「我們認真提的意見,他都不聽,依舊講他自己的理念,完全沒有交集、沒有對話。」

但文化局回覆, 諮詢委員會議是要討論明年度的計畫,「而電影節提的工作計畫跟以往的都很類似,新計畫還未定案,仍在溝通中。」

這個「新工作計畫」恐怕也是關鍵導火線。知情人士C提及,倪重華上任後,就一直要影展給他「新東西」。但新東西到底是什麼?倪也講不出具體的事,直到回應李烈的辭職聲明,才在聲明中看到四點具體的新方向,之前都是模糊的名詞。

倪重華受訪時指出,「新方向」來自他向電影圈的朋友諮詢,當記者追問如何實踐?倪則幾乎秒答稱,「我不知道啊!」接著還說,「局長本來就只應該勾勒出方向,剩下不是我要去想吧!不然我不就忙死了?而且我也尊重影展人的專業。」

但「尊重專業」這四個字,聽在影展工作人員耳中,格外諷刺。

據透露,「新方向」第一次出現的時機,是李烈氣沖沖地跑到市長室表達辭職之意時,倪重華從口袋中拿出三張紙、八大點,拿給柯文哲。

洋洋灑灑的重點,包括台北電影節與台北市影委會的整併,並以影委會為組織平台、電影節則要推動市場展,吸引國際資金及買主、電影工作者可透過電影節媒合買主跟通路、取消行之有年已經失去特色的主題城市單元...等。而倪重華後來發表的聲明,是從這幾點中挑出幾個爭議較小的,結果還是被罵翻...(本文未完,詳情請見1500期《新新聞》,或參考新新聞官網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大數據推薦

讀者留言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新新聞/倪重華想把台北電影節變什麼樣?內部人士大爆料 | 娛樂星聞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