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滾動的詩》說崔舜華 《你如何成為一種幽靈式的抵達》

  • A-
  • A
  • A+

記者鍾志鵬/台北報導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由夢田影像執行長蘇麗媚監製的《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首波歌曲,已於5月19日,全球數位平台上架。紀實節目,6月11日起於公視、Vidol 首播、台視、三立都會台、夢田影像YouTube播出。這則報導介紹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演唱當代女詩人崔舜華的詩《你如何成為一種幽靈式的抵達》。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 (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 (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崔舜華是當代女詩人,書寫風格華麗冷豔、陰性、特立獨行。倘佯在她文字中,可以感受到對生命的自然澄澈與清醒。在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時光前進中,生命旅程中看似細小的事物,只要你懂,你凝視,所有的點點滴滴,不再只是悄悄流過,而是有如印記般的令人無法忘記。遠山、變老、蘋果、維他命、寂寞與森林等等….因為有與人的關連,不再只是單獨的存在,一切有了意義…………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詩人崔舜華的詩作。 (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詩人崔舜華的詩作。 (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詩人崔舜華的詩作。 (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詩人崔舜華的詩作。 (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你睡著了啊

吻起來像鹿

就像ㄧ條河

流了很遠了

一首詩可能沒辦法改變世界 但是時代累積下的所有詩也許可以改變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的主唱Wednesday說:一首詩的話可能沒辦法改變世界,但是時代累積下的所有詩也許有改變的機會,至少當下我們會被撫慰,或可能解決我們人生上或生命上的一些問題。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吉他手吹斯達則認為:文學跟詩都有可能打動或是去改變人們的想法,還是有機會改變世界的。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  (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  (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當新鮮感變成一種奢侈品能參加滾動的詩是很棒的挑戰

第一次將詩譜曲填詞再唱,Wednesday說是一種挑戰:

Wednesday:我們是很喜歡挑戰的人,你走了這麼多日子之後,新鮮感慢慢就會變成一種奢侈品,所以能參加到滾動的詩,然後有這麼多不同的企劃,我們會覺得這是很有挑戰,很有創作、很有新鮮感的事情。

吹斯達則認為:跟導演接觸,還有攝影團隊,還有詩人本人接觸,這是樂團過去所沒有的經驗,新鮮感十足。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 (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 (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將詩譜曲再唱必須 深入詩人的內心不能扭曲她的意思

將詩譜曲增減文字、轉成歌再唱,壞透樂團表示,這是一場很棒的靈魂旅程。

Wednesday:用詩來唱歌需要改變,因為一個人對於長詩跟一首歌的專注力不一樣,變成你必須去擷取重點,將詩改編成容易唱又不會將意思消失,因此改編之前,你必須深入詩人的內心,不能扭曲她的意思。

我覺得過程中,改編過後,有詩人交代,這跟以往自己主導詞曲完全不同。非常獨特的過程。另外一方面很順利的事,因為崔老師相當開放,尊重創作者,這也將詩衍生出歌的新生命。

吹斯達則認為:「當下雨的時候,我依然那麼眷戀你…」,這一句啟發了他對於歌的風格走向,而歌也跟以往樂團的曲風不一樣,有保留自己的風格,也淬練出新的東西。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 (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 (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  (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  (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如此去練習勤勞不怠懈地活是為甚麼為甚麼還是寂寞

《你如何成為一種幽靈式的抵達》詩中,Wednesday說最觸動心弦是這一句,在副歌不斷重複唱,也是全詩中的重點。

如此去練習勤勞不怠懈地活是為甚麼為甚麼還是寂寞是不是因為曾經年輕過就得獨自遠走…

吹斯達說自己有有兩句,「但下雨的時候我依然眷戀你」與「你是承載、我是危樓」。認為詩人用比喻性的手法,讓他覺得可以深深感受到詩人的感情。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 (圖/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提供)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 (圖/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提供)

這首歌聽起來慵懶中有一種堅定的靈魂信仰

這首歌Wednesday與壞透樂團唱起來,「在慵懶中,有一種堅定的靈魂信仰」在裏頭,Wednesday說希望給觀眾對自己生命中深刻記憶之事的吶喊與反思…

Wednesday:「如此去練習勤勞不怠懈地活為甚麼為甚麼還是寂寞…」,就是崔老師她當下的情況,主要的念情點,就在於人跟人之間的相處,還有就是一些記憶,還有如何相知相惜,所以我覺得全詩的重點,就在這邊。

然後我必須把她唱的,從一開始溫柔的疑問,到最後好像吶喊,不斷的問,然後不斷的反思。

吹斯達則希望聽眾可以感受,文學與音樂的結合,你可以只聽旋律你覺得好聽,你對歌詞有興趣,你去看了然後也會覺得文學性很高。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  (圖/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提供)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  (圖/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提供)

明白「小時候詞不達意長大之後言不由衷」

跟《滾動的詩》合作之後,對未來的創作路有什麼啟發?壞透樂團的答案令人動容。

Wednesday:我覺得,對於小時候的我們可能是詞不達意,然後長大之後反而對於種種事情是言不由衷。所以我覺得就是,藉由創作、藉由聽者、藉由作者,我們都可以找到一種逃脫的出口。

吹斯達:我做音樂有一點時間,我覺得常常自己想傳達的,跟別人所接收的不會是一樣。到了觀眾耳朵,他們聽到的感受,我真的沒有預設到。關於這首歌,我已經聽到正面的評價,也高興也很訝異。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 (圖/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提供)

 ▲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 (圖/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提供)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  (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  (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原本是單存在文學森林中的一首詩,因為跨界成曲再由樂團唱出來,可以在歌聲中,體悟對生命的凝視之重與輕………..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 《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歌詠「靈魂的奧義」。(圖/《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提供)

詩人介紹崔舜華 1985年冬日生

書寫風格華麗、冷豔、陰性、特立獨行。

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系學士、中文所碩士,景美女中畢業。曾任職於文學雜誌編輯,現為文字工作者。長於新詩,入選年度《臺灣詩選》、《台灣七年級新詩金典》,台灣七年級代表詩人,廣受多方矚目。曾獲太平洋詩歌獎首獎,曾獲吳濁流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時報文學獎等。作品散見於詩刊及網路。

著有詩集《無言歌》、《波麗露》、《你是我背上最明亮的廢墟》、《婀薄神》,散文集《神在》、《貓在之地》。

音樂人介紹:Wednesday與壞透樂團

以歌德搖滾血脈為基底的壞透樂團與Wednesday於2017年正式展開創作路程,納入The Birthday Party的神經質思維、Sister of Mercy的狂野節奏、Siouxsie & the Banshees的黑暗美學,且兼備近代英國獨立樂團曲風概念。

在壞透樂團懾人心魄的編曲下,以Wednesday 緊貼內心獨白的詩句穿透,神經質思維與黑暗美學融合抒情調性,時而是蒼茫闇黑的 goth ballad,時而又帶著淡然卻溫婉的synth氛圍,在鼓點重墜、吉他狂躁搖滾元素下,Wednesday沉穩音色像艘人生浮船,載你抵達暗夜彼端,聆聽靈魂聲響。

原詩:

〈你如何成為一種幽靈式的抵達〉 / 崔舜華

醒著像洞窟的鐘乳石

在別人的夢中不斷掉眼淚

你睡著了像蜜蜂

吻起來像鹿像一條河

流了很遠很遠才秘密挨近我身邊

靜靜待著這裏有床你躺下吧。

這裏有路你就走吧。

 

我撫摸你的捲髮

漆黑光滑神氣

漂亮的烏鴉

在鐘乳石窟間驚拍飛散時間的殘屑

眼睛裏的雨

 

最最親愛的日子裏

我們擁抱,進食

每天早晨喫半顆蘋果

一粒維他命,一杯開水

 

像海包裹海綿

像豆臥為石

 

如此練習勤勞不懈怠地活

為甚麼為甚麼還是那麼寂寞

 

是不是因為曾經年輕過

以後勢必獨自一人遠走

 

你開始變老

臉頰拉長如北地之獸

眼袋垂墜如南海葡萄藤

頭頂的雪線也撤退

 

即便你是遠山

霧起時生人不近

但下雨的時候

我依然那麼眷戀你

 

沉默的無光的森林深處

有人持續夢著無言的荒廢的王國

我們被困在那人廢棄了的宏大建築裏

蜷曲盤腿

互相對看

 

醒著說話

像一顆行星碰撞另一顆行星

摩擦出微小微小的火焰

 

你是乘載

我是危樓

 

你是微光之舟

我是霧中水流

《滾動的詩》音樂紀實節目:

網站看更多:https://poem.dream-land.com.tw/

〈你如何成為一種幽靈式的抵達〉崔舜華|Wednesday與壞透樂團

播出時間:

- 公視:7/23 (六)下午4點

- 台視:7/23 (六)下午4點57分

- Vidol、夢田影像YouTube :7/23 (六)下午6點

- 三立都會台:7/29 (五) 晚上11點30半

- MTV:7/31 (日)晚上9點

聆聽歌曲:https://www.soundscape.net/a/26455

音樂影片:https://reurl.cc/anYrl9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三立新聞網24小時直播頻道

讀者留言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滾動的詩》說崔舜華 《你如何成為一種幽靈式的抵達》 | 娛樂星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