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清明重現大銀幕

  • A-
  • A
  • A+

記者常朝貴/綜合報導

榮獲第81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項的《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劇情描述原在東京交響樂團擔任大提琴手的本木雅弘,因樂團突然解散而放棄演奏家之路。失業的他和妻子廣末涼子回到故鄉山形縣,在報紙上看到「旅途協助工作」的尋才廣告而前往應徵,沒想到對方徵的其實是禮儀師。雖然起初十分恐懼排斥,還得面對親友的異樣眼光和對待,但本木雅弘在親身體驗送行儀式後,漸漸瞭解到禮儀師妝扮往生者,讓亡者「踏向來生之旅」的重要意義。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圖/車庫提供)

▲日片《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榮獲第81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圖/車庫提供)

當年《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在日本進行宣傳時,本木雅弘為感謝拍攝地山形縣民眾的支持,還到現場以大提琴演奏樂曲以表達謝意。本木雅弘表示,他透過這部電影而經歷了許多相遇和離別,感受到平凡生活的珍貴性,想珍惜每一天好好地生活。對於在現場演奏大提琴的感想,本木雅弘表示:「在電影中雖然也努力活動手指頭,但現場演奏還是第一次。雖然還不具有能令人聆聽的實力,但我以感恩的心情進行演奏。」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圖/車庫提供)

▲本木雅弘(左)、廣末涼子(右)。(圖/車庫提供)

飾演本木雅弘妻子的廣末涼子也透露,拍攝時期要就寢時,總會聽到陣陣大提琴聲,她說:「每天晚上都聽得到從樓上的房間傳來本木雅弘練習大提琴的聲音,我被他的熱情和勤勉之心所感動,還把那旋律當成搖籃曲先入睡了。」首度參演深具「生死意涵」之作的廣末涼子也表示:「我也透過這部作品,對生死感到敬畏,以及學習到面對死亡的態度,自己產生了許多變化。以我自身的經歷來說,因為遇見了這部作品,我才能以很好的方式向我最愛的爺爺告別。」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圖/車庫提供)

▲廣末涼子與本木雅弘在《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中,飾演一對夫妻。(圖/車庫提供)

導演瀧田洋二郎回憶起頒獎典禮的情景,他說:「當頒獎人連恩尼遜說出我們作品的英文片名時,我好像突然失去記憶一樣,只記得本木雅弘突然抱著我。在臺上說感言時,我還和臺下的布萊德彼特對到眼,一直仍無法冷靜。」對於獲得奧斯卡肯定的原因,本木雅弘表示:「每個國家的參賽片各有獨特的代表主題,唯獨我們是『死』這樣簡單平常的內容,我想這可能是原因之一。」每個人都會迎來離世的瞬間,「禮儀師」是為了幫助亡者完美地走完人生最後一程而存在的珍貴職業,而本片便以這份職業為主題,為世人呈現一段最動人的樂章。《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4月4日在台上映。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圖/車庫提供)

▲本木雅弘片中原是大提琴手,陰錯陽差變成禮儀師。(圖/車庫提供)

▼影片來自YouTube-車庫娛樂,若遭移除請見諒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讀者留言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清明重現大銀幕 | 娛樂星聞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