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 大提琴靈感來自馬友友

  • A-
  • A
  • A+

記者鍾志鵬/台北報導

生老病死是每個人的必經路程,但當深愛的人離開人世時,生者那種痛徹心扉,是永遠無法遺忘的。改變世人對禮儀師概念的日本電影【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2009年勇奪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如今2019年,10年過去了,台灣電影片商,選擇在清明節氣的此時此刻,重新上映。編劇小山薰堂透露,原來男主角本木雅弘擔任禮儀師之前的職業,大提琴家,靈感居然來自馬友友。

車庫娛樂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翻轉世人對禮儀師職業的驚恐映象。(圖/車庫娛樂提供)

車庫娛樂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深邃探討死生交接的人生必經路。(圖/車庫娛樂提供)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 日本第一部奧斯卡外語片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劇情描述原在東京交響樂團擔任大提琴手的大悟(本木雅弘 飾演),因樂團突然解散不得不放棄演奏家之路。但為了一口飯,要養家活口,生活總要繼續。失業的他和妻子美香(廣末涼子 飾演)回到故鄉山形縣。偶然在報紙上看到「旅途協助工作」的徵才廣告前往應徵,原本以為是導遊嚮導之類的工作,竟意外當場獲取(實情是,因為沒人想當禮儀師,缺人,社長當場錄用)錄用。於是男主角開始,送往生者最後一程的工作。

車庫娛樂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勇奪2009奧斯卡最佳外片。(圖/車庫娛樂提供)

車庫娛樂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妻子從恐懼嫌髒到包容釋懷。(圖/車庫娛樂提供)

既使是最悲傷的離別 也要留住你最美的容顏 

由於禮儀師的工作,跟大提琴家的形象實在差太遠,他的妻子無法接受,要他快辭職。但在禮儀社社長(山崎努 飾演)的說服之下,大悟心不甘情不願地開始這份工作。但從恐懼、排斥到面對親友的異樣眼光,讓他好幾次都想辭掉這份工作。但在親自體驗送行儀式之後,大悟漸漸瞭解到,禮儀師是一份有深邃意義的工作。妝扮往生者,讓亡者以優雅有尊嚴的最美好姿態「踏向來生之旅」。讓往生者啟程也安慰還活著的人,有這樣的體悟,男主角終於能自信地投入工作,並獲得眾人尊敬。也因看盡生離死別的不捨與悲傷,他自己決定面對失落已久的親情。在死生交界處,最美的送行帶來最深的體悟。

車庫娛樂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妻子從恐懼嫌髒到包容釋懷。(圖/車庫娛樂提供)

車庫娛樂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妻子從恐懼嫌髒到包容釋懷。(圖/車庫娛樂提供)

禮儀師原本的職業 靈感來自大提琴家馬友友

回想這部電影,編劇小山薰堂說:「對於納棺儀式,我因恐懼而不敢看大體,所以只能以優美的角度去寫這個過程。但看了電影後,發現導演將儀式的過程拍得相當美」。關於男主角原先的職業,他說:「在寫這部電影劇本時,一直聽《馬友友的電影琴緣》音樂專輯。為了讓本木雅弘飾演的主角更加戲劇化,因此決定讓他化身為【前大提琴手】。而音樂大師久石為電影創作的曲目,更增添悲涼與反省。

車庫娛樂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原職業靈感來自馬友友。(圖/車庫娛樂提供)

車庫娛樂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原職業靈感來自馬友友。(圖/車庫娛樂提供)

車庫娛樂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翻轉世人對禮儀師的刻板印象。(圖/車庫娛樂提供)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翻轉了社會對禮儀師的恐怖印象,轉而溫暖感謝,「禮儀師」是為了幫助亡者,完美地走完人生最後一程,而存在的珍貴職業,這部電影便以這份職業為主題,為世人呈現一段動人的樂章。

車庫娛樂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翻轉世人對禮儀師的刻板印象。(圖/車庫娛樂提供)

 

追蹤娛樂星聞

延伸閱讀

讀者留言

※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右上關閉鈕,即可關閉。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 大提琴靈感來自馬友友 | 娛樂星聞

熱門人物

直播✦活動